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三百三十章 趙括家的混世魔王讀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李牧在这次的战事里甚至都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来,庞公就已经击败了燕国的将军剧辛,燕国大军全军覆没,大部分燕国士卒都选择投降,而其余士卒也都逃离了战场。燕国的十万大军,仅仅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就被全部击破..燕王非常的害怕,他担心赵人会继续征伐燕国,急忙派人向自己的盟友求援。
秦国也不愿意赵国吞并燕国,故而在太原,上党等地区调集兵力,迫使赵国停止了对燕国的征伐。这让赵王非常的愤怒,也是非常的无奈,因为赵国虽然击败了燕国,却没有能得到相应的土地和人口,完全没有什么收获,赵王想要扩大领土,想要得到燕国的土地来增强赵国的实力,可是他麾下的大臣也没有办法,秦国虎视眈眈,他们没有办法再去攻打燕国。
燕国内有人提议迁都,燕王却找不到能与自己来商谈国内要事的人,燕王先是总结了一下失败的原因,这次的战败完全就是因为剧辛的无能,剧辛带着十万大军,却不是统帅几万士卒的庞煖的对手,那庞煖,听闻此刻已经是八十多岁,即将入土的人,剧辛连这样的老人都不能击败,这难道不是他的过错嘛?
于是燕王下令抓捕剧辛的子嗣,剧辛在出征之前,就让自己的子嗣们辞掉了官位,离开了燕国,燕王没有能如愿,而苦于身边没有可以与他商谈大事的人,他只能再次寄托与自己的盟友,他很希望,秦国能派出一个贤才来担任燕国的国相,最好是能让马服君来燕国担任国相。
此刻的庞公,还是在距离燕国国都不远的地方扎营,等待着赵王的命令。
在安葬了自己的好友之后,庞公看起来比从前还要沧桑了一些,他孤独的坐在营帐内,跟他同一个时代的最后一位好友,也被他亲自送走了,从此之后,庞公就再也找不到人来一同回忆过去了…有些时候,庞公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忍不住的掉落,而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流泪。
将领们是最先发现了庞公的异常,庞公变得有些孤僻,几乎看不到他开口说话,有守在营帐门口的士卒会听到庞公坐在帐内聊着天,似乎是在跟什么人争辩着什么,可是帐内除了他又明明没有人。
而在这个时候,燕国的使者也是来到了咸阳。
秦王亲自来召见他,秦王的身边,坐着诸多的大臣,如今的大臣,却不再像从前那样一条心,他们分成了两个派系,分别以丞相和秦王为首,当然,他们之间的矛盾还是没有公开化,毕竟,他们都是秦国的大臣,只是有的人希望秦王早点亲政,有的人希望秦王年龄再大一些后亲政。
嬴政和吕不韦的关系也没有受到影响,吕不韦从始至终,对嬴政都是非常的尊敬,勤勉治国,嬴政也没有提出亲政的事情,这件事情,还是让群臣来提比较好,自己来提,还是有些不合适的。因为为首两人的关系很好,故而这两个派系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好的。像少壮派的蒙武和支持丞相的元老派蒙骜,他们的关系就非常好,平日里相处的就跟亲人一样。
燕国使者看起来有些慌忙,他先是说明了燕王对秦王的尊敬,又说出了燕国如今所遭遇的危险,最后,他方才说出了燕王的想法,燕国想要秦国派去一位贤人来担任国相,燕国使者颤抖着说道:“上君..君希望…武成君能前往燕国…”
坐在上位的嬴政忽然就笑了起来,他笑了片刻,方才问道:“想要让马服君去燕国担任国相?那要不要再派遣蒙骜将军去燕国担任将军啊?要不干脆让寡人去燕国来担任王?”,嬴政的脸愈发的冰冷,他顿时就要下令,要将这个狂妄的燕国使者给赶出去,吕不韦却急忙起身,笑着说道:“大王,请不要动怒,身为盟友,帮助燕国,也是理所应当啊。”
嬴政这才忍住了怒火,他眯着双眼,思索了片刻,若是秦国能派出一个人来担任燕国的国相,那秦国就能操控燕国的内政,这对秦国而言,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啊…嬴政这才点着头,说道:“好,那就请丞相来负责这件事吧。”,吕不韦带着燕国的使者离开了,而韩非却留了下来,他有事要奏告秦王。
等到宫内只剩下了自己与韩非,嬴政这才轻笑了起来,不再像方才那样的严肃,他笑着问道:“师兄有什么事要告诉寡人呢?”,韩非在秦国的这些年里,整个人都扑在了律法之中,他不断的改善秦国的律法,增加诸多的条例,在秦国内实现自己的想法,韩非的法家思想受到了马服君的影响,处处都有着重民的核心。
韩非先是废除了那些过于苛刻的律法,减少了秦国的刑徒人数,同时又增加了对官吏和对君王的限制,就在不久之前,韩非方才通过了两项根本保障律法,律法要保障百姓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这两条律法规定,任何人都不能随意的杀害国内百姓不能掠夺他们的财产,包括君王在内。
也就是说,君王也不能因为自己看不顺眼而随意的杀死国内的人,君王若是想要惩戒他人,也要按着律法的程序来进行。
这在律法上,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当赵括听闻这件事的时候,他开心的跳了起来,对身边的人说:“韩非的学问已经超过了我啊!因为这件事,他可以被称为韩非子了!”,韩非又出台了很多的相关律法,战争法,迁徙法,土地法,税赋法等等,韩非将国内的一切行为都赋予律法作为基础,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正因为他的行为,因为赵括的评价,韩非在国内,成为了第二个大贤,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弟子,那些弟子们跟随在韩非的身边来学习,记录韩非的言行,每当韩非看到他们奋笔疾书的记录自己的言行举止的时候,心里总是觉得十分古怪。他的弟子整理出韩非平日里的言行,弄出了一本书,叫《韩非子》,不过还没有完全的推广。
韩非严肃的看着嬴政,这才说道:“大王,我听闻,一个国家的君主,不能因为自己的息怒而仓促的决定国家的事情,方才您因为燕国使者的话就想要将他赶出去,这样的行为,是对秦国有利的吗?君王的做法,是要符合国家的利益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情绪呢?”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三百三十章 趙括家的混世魔王
“我的老师曾说:治理国家的人有三种愚蠢的行为,身为国相而因为私人感情排斥有才能的大臣,身为将军而因为私人感情而愤怒的出兵,身为国君而因为私人感情破坏国家的利益。丞相因为出身的缘故,在不曾担任国相之前,受到他人的诋毁,可是他成为国相后没有去排斥这些人,国内的将军,像蒙骜这些人,虽然与其他国家有着仇恨,却不曾因为自己的仇恨而提议出兵。”
“您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秦王政低着头,认真的说道:“寡人明白了,寡人再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了。”
…….
而此刻,吕不韦却有些生气,坐在他面前的张唐,也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张唐先前在战事里被联军所俘虏,在战争结束之后,双方互换了被俘虏的将军…信陵君也将他送回了秦国。因为战败的缘故,张唐受到了惩罚,若不是蒙骜庇护,只怕此刻他已经是被处死了。
因为这一次的经历,张唐变得有些怯懦,不再有往日里的勇气。
吕不韦想要让张唐前往燕国来担任国相,因为国内,没有什么要职,又没有太大的能力,不会让秦国翻车的大臣,似乎也就剩下张唐一个人,若是派其他人去,吕不韦反而有些不放心,楼缓的例子就在眼前,派出一个有能力的过去,说不定就帮助燕国迅速强盛,并且成为秦国的敌人,吕不韦可不想真正的去帮燕人,只要能操纵好燕国的大致战略方向就好。
张唐认真的说道:“我曾经替秦昭襄王攻打过赵国,因此赵国怨恨我,曾扬言‘谁要逮住张唐,就赏他百里方圆的土地’。现在前往燕国必定要经过赵国,我不能前往,请您宽恕。”,吕不韦不好逼迫他前往,再三苦劝,张唐始终都不同意,吕不韦无奈,这才命令张唐退下。
而这件事,也很快就在秦国内传开了。
在咸阳的郊外,几个孩子正在这里踢球,路过的亭长想要说些什么,而经过身边人的劝说,却只能是摇着头离开了。在这里踢球的正是赵括的儿子康,康总是聚集咸阳内的那些好友们,在这里踢球,只见康带着球,横冲直撞,迅速晃过了对方的几个防守者,又撞翻了几个,这才一脚将球射进了球门,康大笑着,跳了起来。
他们玩了许久,众人都觉得累了,这才纷纷散去,赵康开心的颠着球,朝着咸阳内走去,而身边则是跟着那些朋友,成蟜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真该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王贲和蒙恬就不愿意玩,你非要拉着他们去玩…还老是去撞他们,等他们回去告诉他们的父亲,你就等着被揍吧!”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三百三十章 趙括家的混世魔王熱推
“呵,他们那是活该,谁让他们看不起那些乡野孩子的,你看他们一脸的傲气,对那些孩子指手画脚的,一点军功没有,仗着父祖的庇护,还真的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都是些六谷长的!”
“可是你也没有军功啊…”
“所以我才不会看不起别人啊…我只是看不起这些仗着父祖摆出一副臭脸的人而已!何况,他们后来不也玩的很开心吗?还说好了明天继续玩,他们又怎么会去告状呢?”
“他们被你弄得一脸的伤,你以为他们的父母是瞎的?”
赵括毫不在意,只是挥了挥手,说道:“无碍,说起来父亲好几天都没有揍我了,还真的有些怀念…”,成蟜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他摇着头,说道:“唉…父亲迟早要被你气死…”,赵康说着说着,忽然看向了身后的一个孩子,这才问道:“罗?你是怎么回事?今天怎么如此沉默?谁欺负你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要是被欺负了就跟我说,我帮你去打回来,你父母例外!”
罗在这些孩子里显得有些瘦弱,他摇着头,说道:“没有人欺负我…只是,你们听闻了嘛?丞相想要派遣一个人去燕国担任国相,可是张唐他不同意。”,赵康思索了片刻,这才问道:“有这样的事情嘛?”,成蟜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奈的说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张唐是谁嘛?”
“张唐是谁?”
成蟜顿时就不说话了,罗这才继续说道:“我想…我想我有办法去劝说张唐,让他答应丞相。”,成蟜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他大声说道:“你又是什么情况??被康影响了嘛??你才几岁啊,丞相都没有办法劝动张唐,你凑什么热闹啊?”,赵康的脸色逐渐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呢?你看我,比我大好几岁的孩子,也不是我的对手,就说那个王贲,不比我高好几个头嘛?他也不敢跟我叫板啊?”
“废话,他跟你争吵之后,你直接一箭将他的头冠射穿,他吓得都要尿了,还敢跟你叫板吗?”,成蟜吐槽着,这才看向了罗,他说道:“你可要想好啊,你的年纪还很小…”,赵康冷哼了一声,这才走到了罗的面前,他拍了拍罗的肩膀,笑着说道:“不必害怕,要我说,你就去,去见丞相,什么都不要去想,也别听成蟜胡说八道…”
“你!”,成蟜正要说话,就看到赵康举起了拳头,他就忙后退了几步,这才没有继续说话。
赵康放下了拳头,说道:“想去就去吧,怕个什么,丞相还能吃了你?”
罗点着头,说道:“好!”
随即,他直接就赶往了丞相府,丞相府的群臣都非常的忙碌,罗张望着周围,很快就混了进去,一路来到了吕不韦所办公的地方,当他走进去的时候,吕不韦正在忙着书写什么,他看到来人,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这才笑着说道:“甘罗?你来找你父亲?你父亲他不在府内。”
“不,我是来找您的。”
“哦?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有办法让张唐去燕国。”
吕不韦大怒,他愤怒的训斥道:“走开!我亲自出马他尚且无动于衷,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去别处玩吧!”,甘罗并没有害怕,他认真的说道:“古时项橐七岁就作孔子的老师。如今我已十二岁,您为何不让我去试一试呢?何不由分说便呵斥于我呢!”
吕不韦有些惊讶的打量着他,他看到这孩子格外的平静,完全没有半点的惶恐,他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