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悲催的空然-0353 陰魈閲讀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整个山丘里的地道从开始到现在并没出现任何危险,甚至连个鬼或者妖怪的影子都没有。但按照常理来说,此地经过野仙老大,胡三太爷,黑妈妈等人改良,应当风水极好和适合野仙修炼。
可是到此为止,除去四教雕像外,我没看到任何可以辅助野仙修炼的东西,仿佛原本一切属于野仙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简洁到令人害怕的布景和设施。宛如网游里头的副本,只有我们到了特定位置才能触发接下来要面对的剧情。
没人知道这地道尽头在哪。
没人知道这地道尽头存在什么东西。
包括郑臣,包括拥有系统妈妈的我。
毕竟系统妈妈已经习惯性装死不吱声了。
孟婆汤让我失忆,我却凭借四张任务线索照片把遗忘的记忆重新找回,但仍然一头雾水。
此时勉强综合整天任务线索来看,可以得知这老者是萨满教的信徒,而且是那种偏激的信徒。
他受不了萨满教的落寞。
他受不了萨满教的消逝。
所以他毅然决然当起苦行僧,当起传教者,再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寻找希望的寄托。
逆着时代潮流继续向前。
而系统妈妈在之前提出的万物有灵这个概念,灵可以分为善良的精灵和邪恶的精灵,是不是代表这老者死前面对理想和信仰的高压,强行把自己的精神一分为二。
一为善良精灵。
二为邪恶精灵。
再加上灰家野仙代表所叙述满天星阵的作用,应该是邪恶精灵想要毁灭世界,善良精灵凭借耐心良知挑选到这块适合镇压邪恶精灵,打造出如今的萨满宝藏。
一切就说得通了。
等会……既然是镇压邪恶精灵,为什么会有消息流通到地府妖兽中?萨满教老者和地府妖兽有什么必要关联吗?又或者封印在地府的《山海经》妖兽本就萨满教供奉的原始神灵?
这一点就很迷了。
我进行短暂思考。
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線上看-0353 陰魈分享
郑臣成功把那道窄门成功拉开。
窄门内冲出一股子猩味的深黑色阴风,且这股黑色阴风在源源不断向外输入。像是我们来到风暴中央,黑色阴风吹得我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不禁连连后退。
“呼……呼……呼……”
阴风持续呼啸着,我强行抬头用高于众人的眼窍技能因果眼探查黑色阴风中是不是有其他生物存在。
果不其然……
我……我看见一个青年阴差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个小孩,这小孩一身皮肚暗紫,头上长着两个如同牛角的犄角。小胳膊在青年阴差没有察觉到他存在情况下,双腿缠绕住青年阴差的脖子,短粗双手攥住青年阴差头发。
张开锋利獠牙的血盆大口,一口将獠牙扎进青年阴差头顶,紧接着这青年像是被鬼依附了一般,躲藏在地府特产肉身里的魂魄竟然莫名其妙的变小。仅仅不到两秒时间,魂魄蜷缩在心口位置,失去肉身的掌控权限。
沦落为小孩的手中玩具。
这小孩在掌控身体之后,没有冒然攻击或者偷袭我们,反而一点点快速熟悉肉身的操控。
阴魈。
我一眼认出这小孩是何等鬼怪。
在葛洪《抱朴子·登涉》中有记载:山精形如小儿,独足向后,夜喜犯人,名曰魈。
是山中精怪的一种。
魈也分很多种,主要区别他们属性是看他们的生长和生存环境,在山中名为山魈,在水中名为水魈(水鬼的一种),在火中名为火魈。
眼前这个。
应该之前是山魈与各路野仙们一起修炼。
后来野仙们集体撤离没有把所有山魈带走,留下的在这地道中常年受阴气侵染,便成了阴魈。
阴魈擅长吸食阴气和依附操控人身。
显然眼前这个音阴魈道行修为不弱,连阴差都不放在眼里,顺手就能掌控阴差的身体。
最主要是他们躲在阴风中,不主动显身依附肉身的话,即使我有因果眼也无法确定他们位置。
刚觉得没有危险,现在危险就来了!
此时一共剩下六个阴差,有三个已经被阴魈给附身,他们在凛冽的阴风中如鱼得水,眨眼间习惯操控身体。
“嗡!”
正当此时,阴风弱了不少,道行修为高至乙等阴差,在地府当差数百年的郑臣怎能不知道阴魈是怎么回事。
当他注意到的时候,顷刻间爆发所有阴差气息,竟然与阴风分庭抗礼。他剩下的三个狗腿子在他之后也爆发全部阴差气息,四股阴差气息合在一起稳稳压过阴风一头。
我连忙拉着方胖子和于香肉丝连连后退。
我们四个人当中除我之外,道行修为最高深的猴咂也注意到这一点,瞬间想起早些年他爸教给他的知识资料。便快速从旅行包两边原本应该携带热水瓶的小兜里快速掏出两张黄色符纸,结成剑指掐住,主动上前一步用堪比熔炉的阳气硬生生点燃两张黄色符纸。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猴咂左脚接连踏在地面两脚,而后念出激发符纸的咒语,将符纸火苗对准地道棚顶。
“唰!”
两张符纸火苗宛如受到高浓度酒精喷射似的蹿腾而起,直射到棚顶并且没有熄灭,顺着盘踞在棚顶的阴气开始燃烧,燃烧成一个画圈刚好对准我们几人位置。
火光照耀到我们四人的影子。
唯独于香肉丝影子背部像是多出一个类似背部的虚影,这虚影有恃无恐在火光照耀下依然像于香肉丝影子脑袋攀爬,企图操控于香肉丝的肉身。
“噼里啪啦!”
“嘭!”
“嘭!”
“嘭!”
我和猴咂配合不算天衣无缝,但是再傻的人都特么能看出来有阴魈想附身于香肉丝。便立马松开他俩衣服,从空间背包里掏出两个摔炮和南部十四手枪。
将摔炮炸在虚影上。
擅长卡壳的南部十四今天给足我面子,连开三枪全响,有射杀鬼怪能力的子弹穿透石板地面打在虚影上。
虚影肉眼可见背部窜出两股类似鲜血的影像。
能够让鬼怪强行凝聚出实体的摔炮烟雾一股脑聚集在虚影的表面,将虚影变成实质,变成带犄角的小孩。
“一剑斩天仙!”
手持青铜剑的方胖子在此刻补上一剑。
“噗嗤!”
比前些日子面对罗大仙时的剑气相比,这时剑气夹杂着尸气演变成白红黑色三色一体,要强横太多。
强横到一剑气斩断阴魈头颅。
绿色的热血洒了一地面,尸首分离的阴魈直勾勾倒在地面没再起身,被方胖子轻松干死。
“沃特发?!”
我看着剑气,惊呼出声。
方胖子收剑,淡淡解释道:“我媳妇不知道从哪找到了双修的法子,一双修让我这道行修为突飞猛进,剑气也就变成这样了,反正挺牛逼的。”
“哥!你看那边!”
劫后余生的于香肉丝指着郑臣那边的情况。
我们这只有一个阴魈,而且没有附身成功。
郑臣那边就难很多了,但郑臣倚仗自身强大且高深的道行修为,阴魈也不足为虑。
只见郑臣从地府给予他类似空间背包的储存戒指中掏出三张普普通通的扑克牌,这三张扑克牌皆是红桃三。
他一个垫步上完,欠着身子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三道残影,三张红桃三扑克牌已经贴在三个阴差额头。三张扑克牌宛如僵尸片中可以镇压住僵尸的符咒,让被阴魈附身的阴差无法多动弹一下。
随后郑臣背对着三个阴差,双手掐出大金光印,嘴里头念的却是佛教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噗嗤!”
三个阴差同时吐出一口黑血。
三个阴魈身体被拉扯进了扑克牌当中。
三张扑克牌无火自燃,携带阴魈一同化作飞灰。
郑臣喘上一口气,背对着阴差,正对我:“执嗔王殿下,这里面的山精好像不太给咱们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