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神豪之從人生導師系統開始-第249章:看輕他了鑒賞

神豪之從人生導師系統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之從人生導師系統開始神豪之从人生导师系统开始
不过程阳相信,那人应该不会能够躲得过去,毕竟谁能够想得到,他们会将目标转移到全望的家里呢?
还别说,程阳真的没有想错,当他们找的人去查,全望家附近监控的时候,还真的查到一个可疑人物。
那人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小混混:那附近人对他都熟知的因为他经常在那附近逛,所以他去了那栋楼,其他人也没有人在意。
校花 的 貼身 高手
谁知道,他竟然偷偷的跑到了全望的家里头。
“你们看,他进去的时候右手还捂着口袋,像是里面放的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出来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做了,很明显那个重要的东西已经不在了。如果那是僵化剂的话,似乎也能够说得通。”
“先去查查他吧,如果他没有问题的话,再查其他的事情!”
程阳看着监控上的那个小,混,混,说出了他的看法,他分析也挺有道理的。
都市修仙:黑道君的异能妻 祸水难收
旁边也有局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也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情他们会安排下去。
但是全望这边的事情,他们可是帮不上忙的。
现在他身上的僵化还没有解决,廖医生以及医院其他医生想了很多的办法,都没有什么很好的主意。
如今程阳过来,他们自然是问起,有没有什么解决之法。
虽然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但来都来了,也许能够帮上一点忙呢!
“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全样现在知道真凶另有他人,他自然不会再针对医院跟程阳,又听闻程阳医术不错,所以他才会这样。
他差一点就要跪下去了,是程阳拦住了他。
“你别这样,如果能救,我自然会尽量的帮忙,但如果救不了,那我也没有办法。刚才我已经给他把过脉了,他确实还有一线生机。但要想恢复到原来那样,恐怕很难,如果你们只是想解除他身上僵硬的情况,那倒是没有问题。”
虽然这个消息不算是特别好,但比起其他人无法行动来说,已经算是挺好的消息了。
所以全母连忙站好,还擦掉眼角的泪,祈求他立马动手。第一医院的院长副院长,自然也愿意让他治疗,不过他们也想留下一个人,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就算不是为了以后的病人着想,那也想看看程阳会不会趁机动手做其他的事情。
有些人是有些担心,但并非所有人都这么想的。
不过他们这样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程阳自然不会拒绝,正好他也不想给他们乱说话的机会。
“既然你们要进来,那让病人的家属进来一个吧,这样三方人马都在,到时候就不会有什么不实的传言传出去了!”
院长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同意了,反正陈阳都不在意他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那要到手术室里面去吗,或者需不需要准备其他的东西?”
说了他也能够早些有个准备,但程阳摇头,手术室,那就不必了,他需要的东西没有那么复杂。
但确实是需要一些药,他写了一张单子,然后交给院长,让他派人去抓药,并且熬好之后,端到房间里头来。
“我先给他扎针,等我扎完之后,就可以给他服下了!”
之所以不现在服,那是因为病人现在处于僵硬的状态,根本就服不下去。
但是等他让对方的身体软下来之后,那药水就可以流到病人的身体里面,这样病人从内到外,就可以慢慢的恢复过来。当然了,这途中可能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但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要是再下猛一点的药,全望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因为他本来就是有病在身的,所以必须要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
不过这种速度。已经够让其他人惊讶了,其他都不懂他要怎么针灸,自然只能看着他行动,不过越看就越觉得惊讶。
尤其是中医科的廖医生,他恨不得自己多长一双眼睛盯着
程阳扎针的速度很快,倒不是他不想慢一点,让其他人看得更清楚,是因为这扎针的速度就是这样。
因为有很多穴道,必须要在最快的速度就全部扎完,这手速,要是慢一点,这效果就差了。
扎针的时间不是很长,因为必须要趁着药还是热的情况下,给病人喝下去。
喝完之后,程阳的工作才算是结束,之后就到一旁等着病人醒过来了。
院长出去了一趟,主要是疏散人群,让其他人都回归到自己的岗位,随后他跟副院长继续这里守着。
这种情况,他是不在现场,恐怕也没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
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 芙鱼
而廖医生则是惹到程阳的旁边,想跟他打听一下刚才针法的事情,但他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只是在他旁边徘徊。
“廖医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不需要在我旁边转来转去的我都有些晕了!”
这话倒是事实,他现在也在等待消息,所以无聊的很呢,对方这么做确实是让他有些晕眩。
廖回听到程阳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他也是从这个时候,才看出来了,程阳是一个比较好说话的人,所以就说出了自己想法。
“我不会白要你的针法的,也可以教给你一些东西,我们算是互相学习!”
廖回这一生都没有像别人说过这样的话,他也不想让别人的便宜,又怕程阳误会,所以才有些着急。
看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程阳立马拍拍他的手,让他不用那么紧张。
他原本就想将这个阵法交给廖回了,只是没想到他还没有说,对方就先提起来了,而且还愿意做交换。
这态度让他感觉非常的好,所以他决定教对方的时候,会更仔细一点,而不是非常敷衍的画张图就给他了。
那图密密麻麻的,一般人肯定是看不清楚的,对必须有人一针一针的教才行。
“既然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并不需要给我任何的报酬。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希望你能够将他们治好,而不是让自己或者其他人,受不白的冤屈。”
“如果其他人想学,你也教给他们吧,别到时候,不交给他们反而杀身之祸,那可就不太好了!”
听到他这意有所指的话,廖回自然是点点头,程阳这么说肯定不是针对全望的家人,那就只能是院长和副院长了。
其实他们刚才也没有将责任,都推到程阳的头上。只是正好有人说起,他们就跟着说了一句,只是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罢了,倒不是真的想冤枉对方。
这一点程阳也知道,不过他是想借着他们的嘴,将这事情传出去,他程阳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冤枉的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太看轻他了。
“我知道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学习呢?”
廖医生平时工作不是很忙,也就是最近才忙起来罢了,但他相信还是能够抽出时间的,就是不知道程阳什么时候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