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元尊 txt-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晉升之祕相伴

元尊
小說推薦元尊元尊
“我与那掌雷斗法半月,双方算是手段尽出,不过最后还是未能分出胜负,缠斗到最后,便是各自收手离去了。”
一座穿透云层的巨峰之上,苍渊盘坐,他望着面前的万祖,紫霄,周元等圣者,面色凝重的道:“周元所防守的那座次空间在我与掌雷古圣的交手下被彻底摧毁了,但可惜另外两座中枢空间中,依然有一处落入了圣族掌控中。”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苍玄天这边面临的进攻或许会暂歇,因为我的出现应该是在圣族的意料之外,他们进攻苍玄天的这一路大军,恐怕会面临一些力量不足的情况,所以需要时间做一些调整。”
“不过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一旦等圣族做好准备再度开始进攻的时候,那攻击之猛烈,将会远胜这一次。”
“而如今我们后方,便是苍玄天了,所以这算是最后一层防御,如果再被圣族穿透,那么苍玄天内就将会化为战场,那时候,战火将会把苍玄天毁个大半,造成血海杀戮,生灵涂炭。”
在场众圣面色皆是沉重,特别是周元,楚青,李纯钧他们这种出自苍玄天的圣者,更是面庞上乌云密布,心头沉甸甸的。
因为他们都明白让圣族大军闯入苍玄天后,那将会是何等灾难性的后果。
苍渊的目光也是看向周元等人,安抚道:“不过你们放心,诸天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苍玄天的,因为那种后果,对诸天而言同样是难以承受的。”
“接下来趁圣族暂歇的时间,我们必须将这最后一层防线打造得固若金汤,这里,我们是真的寸步不能让了。”
“另外我也会通报归墟神殿,让另外三位古尊再多派一些圣者来支援,不管如何,这层防线,我们唯有死守。”
说到此处,苍渊神色也是肃然起来,他冲着众人一抱拳,道:“苍玄天能否守住,还是要拜托诸位了。”
在场圣者闻言,也皆是恭敬回礼,如今的苍渊地位非同以往,所以就算是与他素来不对付的万祖大尊,都是面色复杂的默然应下。
而且眼下的情况对诸天极为的不利,在此时,再大的个人恩怨,都必须在大局面前被按下去,谁若是挑起内斗,必然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苍渊再度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便是让众圣散去,唯有将周元给留了下来。
“周元,这天元笔在你的手中,总算是恢复了属于它的荣光,这可真是不容易啊。”苍渊的神色缓和下来,冲着周元欣慰笑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周元闻言也是一笑,道:“这与师尊突破到三莲境相比,倒是不值一提。”
“说起来这次还得感谢师尊及时赶到,不然我那里,恐怕也会落入掌雷古圣手中。”
苍渊摆了摆手,他望着山崖之外那厚厚的云海,问道:“你觉得苍玄天这边最终能守得住吗?”
周元面色微凝,这个问题,太过的沉重了,可他是苍玄天天主,其他人可以回避,他却无法回避。
“圣族整体实力强于诸天不少,如果他们最终决定要从苍玄天这里开始突破的话,我想,苍玄天恐怕是很难守住的。”沉默半晌后,周元声音有些都是变得沙哑了许多。
从感性上面来说,周元绝对不会这么想,可若是以绝对的理智来分析双方的实力,这个结果并不难得到。
其实这一次,如果不是苍渊的突然突破,恐怕此时那掌雷古圣已是带着圣族大军席卷而来了。
面对着那种有着一位古圣领衔的攻势,说实在的,周元并不觉得依靠他们这些人马真的能够阻拦得住。
但就算是有着苍渊师尊的协助,可当圣族做好准备再次进攻时,那结果依旧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或许,顶多是尽可能的多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这个结果虽然悲观,残酷,但却是事实。
苍渊望着周元,轻声道:“你或许也应该很清楚,我们所做的并不能真的阻挡住圣族,不论是苍玄天这里,还是其他天域那里,所有人所做的,都只是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的目的,就是等待着…第三神的苏醒。”
周元身躯微震,眼神则是变得有些复杂,悲伤起来,如今这诸天间,除了他之外,恐怕所有人都是在等待着第三神的苏醒。
可只有他,是在等待着那个叫做夭夭的女孩。
或许有一天,真的当第三神苏醒时,诸天都会举天同庆,唯有他自己在呆呆的望着那个曾经刻骨铭心的陌生人,茫然的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或许从未想过应该如何去面对那一幕。
苍渊望着一下子仿佛失去了许多神采的周元,眼中也是有些心痛与自责,他当然知晓那种局面对于周元而言是何等的残酷。
如今的他,当真是无比的后悔当年将夭夭交给了闯入空间的周元。
若是没有那一次的相遇,也就没了如今的这些痛苦。
“周元,第三神的力量,非你我能够想象。”
苍渊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一抹苦涩笑意:“你知道我这次是因为什么突破的吗?”
周元闻言,也是露出了一些疑惑之意:“不是师尊您时机到了的缘故?”
苍渊叹了一声,道:“三莲圣者,已算是世间绝顶,我诸天万千年积累下来,也不过就那三位而已,在三人之下,与我一般层次的人不算少,如那万祖,紫霄等人,论起底蕴他们不见得就比我弱,可为何偏偏我踏出了那一步?”
地狱鬼 李幻
苍渊盯着周元,缓缓的道:“因为那一杯喜酒。”
周元眼瞳猛的一缩,面庞上也是掠过一缕震惊,道:“夭夭敬给您的那一杯喜酒?!”
当日周元与夭夭大婚,苍渊则是作为夭夭的长辈,与周擎,秦玉喝了新人奉上的喜酒。
听眼下苍渊的意思,竟然是夭夭那一杯喜酒,让得他踏出了那一步?!
苍渊有些怅然的道:“也有可能是一杯断前尘之酒,这一杯酒下去,她就算是彻底还了我当年的那些养育之恩了。”
“周元,我想说的是,那个时候的夭夭,显然是在做一些准备,她或许已经是有了一些什么预感,所以不论是我那一杯酒,还是与你的大婚…”
春回良人归
苍渊沉默数息,一字一顿的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抱有过多的期待。”
周元站立原地,目光怔怔的望着那翻滚不休的云海,许久之后,方才缓缓的坐了下来,双掌抚着脸庞,眼眶通红。
苍渊望着周元的背影,那个即便是当年八脉未开时,都依旧笑的灿烂的少年,如今,又是遭遇到了人生另外的一场足以让人撕心裂肺的抉择。
这一刻,饶是苍渊这般心性,都是忍不住的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命运。
这未来,又该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