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27 再見,過去的時光鑒賞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此话怎讲?”和马好奇的问。
巨狼看着和马:“你真的想知道吗?我觉得你应该不是那种会用别人的痛苦来取悦自己的混蛋。”
“我当然不是,但是我想了解真相。”和马如此回答。
巨狼沉默了几秒,终于开口道:“把自己刨出来后,他又饿又冷,而且不知道自己该去何方。”
巨狼停下来,看着和马。
和马:“后来呢?”
巨狼没有马上往下说,而是扯起了另外的话:“你应该知道最初的妖怪,是没有父母的吧?”
“咦,你们不是动物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什么的获得灵智……”和马说出了修仙小说里的常见设定,“既然本来就是动物,自然会有父母啊。”
毕竟有过一位智者曾经说过,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吸收日月精华?很有趣的说法,是最新的科学进步吗?”巨狼问。
“呃……不,这个这个,是我自己随口说的。”和马只能这样回答。
“无所谓了,事实就是我们基本不记得有灵智之前的事情,更不知道我们的父母是谁,对那些生下我们肉身的动物也没有任何的感情。
“我们生来就是强大的存在,和那些飞禽走兽是不同的,大多数时候我们会享受那些和我们外形近似的飞禽走兽的膜拜。
“就好像你们人类,是从猴子进化而成的,但你们会去猴子里面认祖吗?不,你们不会……”
和马大声说:“异议阿里(我不同意)!”
巨狼被他冷不防吼了一下,有点蒙,沉默了一秒才反问:“你哪里不同意,我有说错吗?”
“我们认祖了,而且把据说是人类始祖的古猿的化石供奉在博物馆里,四舍五入就是供奉了祖先的舍利子。我们还给那古猿起了个可爱的人类的名字,叫露西。”
巨狼:“……”
和马摆出了胜利的姿势,东大学霸就是这么任性。
巨狼:“好吧……你们人类经常超乎我的想象。不管是好的想象,还是坏的想象,一贯如此。”
它顿了顿,继续讲述半人半妖的男孩子的故事:“活下来的……为了讲述方便,我们叫他健太郎吧,健太郎……”
“你照顾了他这么久,没给他起个名字?”和马再次打断了巨狼的叙述。
“名字是有社会性的生物才需要的东西,我们不需要名字。”
和马:“不会让生活不方便吗?”
“不会,在森林里想吃东西就自己去狩猎,想喝水就自己去喝,碰到敌人就战斗,碰到友好的生物就上去舔它的毛,仅此而已,没有更多的社交的需要。
“名字并非必要,人类是不会懂的。”
和马咋舌:“可是在传说里,名字就是最强大的咒。”
“那是梦枕貘的小说!”
“你还看过梦枕貘的小说啊,这不是最近才开始火的作家吗?”
现在是1981年,梦枕貘还没有后来那种影响力,还只是个刚刚开始横扫日本各大文学奖项的“新锐畅销书作家”,对后世影响巨大的《阴阳师》系列还只有雏形。
比如这句“名字就是最强大的咒”。
和马似笑非笑的看着巨狼:“你那么讨厌人类,在深山里住着,却能知道最新锐小说的梗,你其实一直在偷偷买人类的小说月刊看吧?”
巨狼无言以对。
在和马眼中,它已经从狼变成了雪橇三傻的近亲。
和马忽然很想摸摸它的头。
说不定它会摇尾巴呢。
“人子,你的想法又写在脸上了!”
和马:“所以你为什么会知道梦枕貘?”
“你还想不想听健太郎的故事了?”
和马:“好吧,想听。之后发生了什么?”
巨狼叹了口气,捡回刚刚的话头:“健太郎虽然是妖怪,但他有人类的部分,在被扔进深坑埋葬之前,他的社会性依靠研究所里的各位存在。
“作为唯一的成功个案,研究所的人对它还是挺好的。
“他一直就把研究所当成自己的家。当他从那尸坑中爬出来后,第一反应也是回到研究所,然而整个研究所都被关闭了。
“屠杀的痕迹被简单粗暴的清洗了一下,然而健太郎依然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血腥与尸臭。它意识到自己的家已经没了,孤独和绝望瞬间包围了他。
“他站在冷风中,又冷又饿,而且不知道该去向何方。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来,有个研究员叫五郎的,曾经在闲聊的时候跟他说过,他有父母。五郎还曾经悄悄去看过他的父母,给他们留下了一些钱财和食物。
“那个时候日本正处在非常艰难的岁月中,很多银行垮台,穷人的财富随着银行垮台化为泡影,供应紧张物价飞涨,五郎留下的钱财,对健太郎的父母来说应该如同雪中送炭一般吧。”
和马:“你讲别人的经历,还参杂自己的评论的?”
“啰嗦,这是为了方便你理解后面的情节做的必要的铺垫。”
“这铺垫也太生硬了,你没有什么讲故事的天分呢,山太郎酱。”
“谁是山太郎啊?”
和马:“我们现在在交谈,没有名字称呼,很不方便啊。所以我就参考你刚刚随便给健太郎起名字的做法,给你起了个名字,喜欢嘛?”
巨狼恶狠狠的瞪着和马。
“看来不喜欢啊,”和马咋舌,“那换一个,叫山田太郎好了。也不喜欢?那太郎吧,我印象中叫太郎的狗还挺多的。你别生气啊,我再给你换一个,小白,要不叫大白!这个好,取自中国古语:浮一大白。”
和马一通胡诌,巨狼叹了口气:“山太郎就好,随你喜欢。你到底还想不想听健太郎的故事了?你不乐意听我不讲了。”
“好好我不说话了。”
巨狼继续说:“健太郎按着五郎的讲述,踏上了寻找他的人类母亲的路。他启程才不到半天,就碰到了进山的人类。
“他看到那个人类带着熟睡的幼崽。
“幼崽脸通红,空气中有酒精的味道,应该是被灌了酒。
“那人类一边说着‘不要怪我啊’‘实在是养不了你了’一边流泪,同时用手里的铁铲在林间刨出坑来。
“健太郎看着那人类,把幼崽放进刚刚刨好的坑,默默的填土。
“眼前的场景和健太郎听说的亲情实在相差太远,所以他愣住了。
“被埋的孩子因为泥土进入了呼吸管,开始剧烈的咳嗽,打喷嚏。正在填土的成年男人露出害怕的表情,跪下去用手堵孩子的嘴。
“健太郎就这么看着那个男人杀死了自己的孩子,看着那个男人惊恐的逃走了。
“健太郎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他决定追上去,问问为什么会这样。
“问问为什么人类要杀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杀他。
“他的追击,被人类男子听到了,于是人类男子开始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唱起了那首儿歌。”
和马:“是《通行歌》吗?”
“是啊,就是那首。”
和马咋舌,他忽然明白为啥博子要告诫说不要在山里唱《通行歌》了。
巨狼后面的话印证了和马的推测:“那个时候,健太郎刚刚从尸坑里爬出来,身上的伤口虽然靠着半妖的愈合力结痂了不再流血,
“但之前他流出的大量的血,把研究所配发的衣服完全染成了血色,然后还从尸坑里沾了很多的污垢。
“他白色的长发也被染成了红黑色。
“总之他的外表看起来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他抓住那男人的肩膀的瞬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就直接吓昏过去,还尿了一裤子。
“健太郎用殴打的方式唤醒了那男人,结果反而让他进一步神志失常,除了胡言乱语之外屁用没有了。
“所以他……”
和马抢白道:“所以他准备到村里来看一眼。”
巨狼点头:“就是这样。他想找到父母,想问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人类要这样对他。
“他闻着风中传来的炊烟味道,找到了人类的村庄,也没多想就冲了进去。
“可是这时候,另一个悲惨的巧合发生了。健太郎在研究所,没有见过人类女性。”
和马咋舌。
不过想想也正常,那个年代日本女性地位比现在还低,军队根本没有女性,很多抗日神剧里必然有一两个日本女特务,其实这基本不可能。
健太郎呆的又是深山里高度机密的研究所,不可能让研究人员的女性家属来探视。
确实如同山太郎所说,是个悲惨的巧合呢。
“对他来说,人类女性是稀罕的存在,激发了他原始的本能。对母性的渴望被唤醒……”
和马:“等一下,我以为是另一种本能被唤醒了……”
“怎么可能!他的生理和心理年龄都停在十岁了啊!你十岁的时候会想那种事吗?”
和马想了想,确实如此,自己十岁的时候还在跟同桌的小姑娘为了课桌上的“三八线”每天打架呢。
他对当时同桌的小女孩那一手已经练到十重境界的九阴白骨爪印象深刻,至于别的根本就没在意。
山太郎叹气:“我图啥啊,讲个故事还整天被打断。这故事还是你要听的。”
“抱歉,我错了。”
下次还敢,和马默默的在心中添上了这一句。
山太郎继续:“健太郎对母性的渴望空前膨胀,他觉得每个女人都像是他妈妈,于是冲进了村子的他看到女人就问‘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如果当时他换一套干净的衣服,脸和头发洗一下,没准还会有女性因为母性停下来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当时一身红黑色,还散发着恶臭,理所当然的就被村里人当成了回来索命的恶鬼。
“当时村里没有警察,只有军队派来训练学生的一名军曹。军曹拔出手枪对健太郎开火,闪光和巨响惊吓到了健太郎。
“当然还有中枪带来的疼痛激发的自卫本能,健太郎发了狂,撕碎了军曹,于是误会就彻底无法解开了。
“村里的男人集结起来,就连女人们也拿起了镰刀和耕地的钉耙自卫。
“健太郎没有正常妖怪强健的体魄,也没有人类强大的灵魂和勇气,最关键的是,那时候的他没有智慧。
“人类派出一名勇敢的女性,对困兽犹斗的健太郎说:‘到妈妈这里来’,于是健太郎信了,毫无防备的扑进那女人的怀抱,结果被结结实实的捅了一刀。
“就是那种女性经常用的怀刀,战国时代大名的女眷都会随身携带,一旦城池被敌国攻陷就用这刀自刎。
“这种刀要杀人,都必须捅得很准,何况要杀的是比人类生命力更强的半妖。女人紧张之下捅偏了,没扎到心脏。
“但是健太郎的心已经死了,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愿望,不再抵抗,等待死亡的降临。”
和马这时候很想吐槽巨狼是不是刚看完《人证》这个电影,因为这个场景有点眼熟。
但是巨狼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他,无言的传达出“你再打断我我就一个字都不说了”的气息,于是他只能放弃吐槽的想法。
“然而,人类见他不再抵抗,居然没有当场杀了他,而是一面救治他的伤口,一面向上面报告这个事情。
“你是不是以为到这里,这个故事就会迎来好结局?”
巨狼看着和马,静静的等待。
和马:“啊?我可以说话了?好吧,呃,我觉得不会有好结局。我猜之后旧陆军的混蛋们插手了。”
“没错。动手的是屯驻地就在附近的仙台师团,士兵们带着机关枪和喷火器过来了,他们得到的命令是,这附近的秘密毒气工厂发生了泄漏,所有人都活不久了,于是帝国展现了自己的仁慈。”
巨狼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哼,仁慈,我几百年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了。那个帝国灭亡了,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连我这日本妖怪,都要给美国人鼓掌。”
和马摇头:“那你可就错了,美国人本来可以消灭那个帝国,结果最后放过了部分祸首,让这个帝国部分还魂了。”
“纳尼?美国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也死了很多人吧?这也能被原谅吗?那种叫阿童木的炸弹投下的时候,我还以为美国人一定会彻底清算一切呢。”
和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阿童木是ATOM的日本读音,虽然核弹的正确叫法是牛克利尔bomb,但日本人英文大家都懂,很多时候他们会乱用的。
顺便手冢治虫的漫画主角阿童木,也是ATOM的意思,所以台版还是港版翻译成“原子小金刚”也没什么错。
对于山太郎的疑问,和马只能耸肩:“丘吉尔有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山太郎的狼嘴一下子咧到了耳朵根,以露出獠牙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此的不满。
和马:“所以,之后呢?”
“之后?还能有什么,戴着防毒面具把昏死过去的健太郎当成死人,没有刻意去焚烧,把注意力都放在屠杀能跑能逃的人身上。
“但是这一次健太郎和之前不同,他中途就醒来了,只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他听着凄厉的惨叫,看着戴着防毒面具、外表恐怖的人类士兵,看着他们手中喷出烈焰的武器,健太郎第一次体会到人类的恐怖。
“他看着那个欺骗他又暗算他的女人,在火焰中扭动着,忽然流下了泪水。即使是谎言,即使只有不到十秒钟,那女人毕竟也曾经是他的‘妈妈’。
“何况人类还帮他处理了伤口,那个女人还给他端上了亲手做的热饭。
“健太郎祈求着,祈求着不知道在哪里的伟大存在,可以帮助他,给他改变命运的力量。他不知道神秘正在消退,就算是曾经呼风唤雨的神和大妖也无法回应他的呼唤。”
山太郎那张狗脸上显露出大概是哀伤的表情。
“我能做的,也就是悄悄从人类士兵的眼皮子底下,把他挪走而已。”
和马想说点骚话冲淡突然悲怆起来的气氛,然后发现他并没有为这种场面准备的骚话。
喜儿传 风满渡
山太郎没有停止讲述:“之后,军方宣布村庄是被山火烧毁的,为了掩盖事实,他们还点燃了村庄附近的山林。
“但是健太郎遇到的第一个埋小孩的人类,并不是被烧的村子的人,他醒来之后返回了自己的村庄,把恐怖的经历说了出来,被埋在山里的孩童复仇的故事,就这样传开来。
“军方宣称的山火,也被视作了那些被抛弃的孩子们的复仇。
“挺黑色幽默的吧?”
和马:“嗯,是有点。那个基地的遗址现在还在吗?那个村庄呢?废墟难道还一直伫立在山里?”
巨狼回答:“基地后来又被启用了,用作细菌战研究,对,就是你斩杀的那玩意供职的那个机构。
“而村庄嘛,二十年前那片地方建成了抽水蓄能电站,村庄已经被淹没在水库低下。
“几年前有民俗学家来考察,但是听说要雇佣潜水队才能去探访那村庄之后,就放弃了。”
和马咋舌:“这样啊。”
“历史被掩埋在时间的碎片下,能讲述这个故事的恐怕只剩下我们这些非人之物了。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们人类,短命又健忘,所以可以过得无忧无虑。”
嗯?
这是在阴阳怪气吧?
和马想了想还是不回击了,毕竟这事情,确实是人类不地道。
虽然做了这些的是丧心病狂的****分子,但和马作为人类,还是感到抱歉。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问道:“那现在,健太郎是打算报复人类吗?”
“没错。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停止仇恨人类。这一次不知道他是怎么遇上了你斩杀的那个家伙,一拍即合。”
“你不是山神吗?这山里的事情你也有不知道的啊。”和马忍不住吐槽。
“我的权能早就被削弱了。你们人类继续砍树和污染环境的话,迟早我也会像那狐狸一样越来越虚弱。”
和马挑了挑眉毛:“玉藻在变弱?”
“那不是当然的吗?现在的她连侵入我的幻境都做不到。我打赌她很快就要连永生都失去,变得和人类一样短命。不过,这说不定正是她希望的事情。”
和马回想了一下玉藻的表现,点头:“嗯,确实如此。”
山太郎重新打量和马:“嚯,看起来那狐狸比想象中还要钟意你嘛。总之,我会带走健太郎,我从北陆奥那边赶来就是为了这个。”
和马:“等一下!你真的呆在那么远的地方的山里啊?那为什么健太郎会出现在这边?”
“每年健太郎都会南下,来凭吊研究所的人。我以为今年也……不对,说不定去年他就见过那个家伙了。”
和马点点头,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家伙……我是说我斩杀的那家伙,它是什么玩意?”
“恶灵,我不知道以科学的方式该怎么称呼它。我熟悉的说法,就叫恶灵。由扭曲的人类执念形成,能依附在不那么强大的人身上。
“像你这样的家伙,恶灵依附上来的瞬间就会被超度吧,但是大部分人类的灵魂都很弱,斗不过扭曲到可以脱离肉体存在的执念。”
和马:“恶灵啊,这个答案意料之外的平平无奇啊。”
“怎么,你希望是更劲爆一些的东西?”
“我以为是需要用船来超度的东西。”和马说。
巨狼脸上露出可能是疑惑的表情。
他应该没看过克苏鲁系的作品。
和马:“所以,是这个脱离了肉体的恶灵,附身了原本的旅游促进会会长,然后他决定用还被封印在废墟里的细菌报复人类社会?”
“是啊。其实完全不用这样,什么都不做人类也会自我毁灭的。阿童木的光辉会吞噬一切,接着就是神秘的复苏。”
和马内心涌起了纠正这狗的英语用法的冲动,“阿童木的光辉吞噬一切”听着太怪了,阿童木可是机智勇敢的好少年啊。
那毁灭的光辉叫牛克利尔,要不叫牛太仆也凑合。
其实和马完全不觉得人类会自我毁灭,他是个中国人,和西方人不一样。
西方人的神话里要么是诸神黄昏,要么是终末审判,反正世界都要终结的,这是他们文明写在基因里的东西。
日本人近代要脱亚入欧,也深受这种西方文化的影响。
中国人没这个文化传统,中国的文化基因里就没有终末情结。
中国神话里没有必定到来的最后大战,也没有必将降临的审判。
武林幻传
中国的神话讲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大禹治水、愚公移山,讲究的就是一个战天斗地永不服输。
所以伟人说了,我们要上九天揽月,下九洋捉鳖。
星辰大海的梦想不是中国人提出的,最先说出“宇宙是人类最后的边疆”的也不是中国人,但最后这些都将由中国来实现。
亚伯拉罕废物已经做出了他们的贡献,他们就像当年的胡人一样,在中国人开始固步自封陷入沉睡的时候,完成了用铁和血唤醒中国人的任务。
他们可以退场了,下一个千年我们仍将引领人类文明的进步。如果他们愿意,那可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船上留一个舱位给他们,如果不愿意,那就请进入历史的故纸堆。
这时候,和马猛然发现,周围的场景已经变化。
刚刚的湖泊草地已经不见,和马正站在群星之间,银河之上。
山太郎惊讶的看着和马:“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我的幻境会被你篡改?我……已经衰弱到这种地步了吗?”
冷少狠邪魅:难逃霸爱 忧紫情
和马:“别慌张,我只是让你看看人类的另一种可能。比起在核爆的毁灭之光中迎来终末,我更喜欢这种可能。宇宙,是人类最后的边疆,我们终将会走向群星。”
山太郎看着周围的浩瀚星海,咧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一个走向群星。人类,还真是有趣的物种啊。连我们妖怪,都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画面又重新变回了方才那湖边,尽管和马还想多看一眼那星海。
“那我就看着了,人子哟。人类会展现何种可能性,我会用这双眼睛来确认。时间差不多了,你再不醒来,那狐狸只怕要燃烧自己最后的性命来破坏我的幻境了。”
和马皱眉:“我睡了很久了吗?”
“那是相当的久,梦境中人会对时间的流逝失去概念,你已经昏睡了24小时了。”
和马:“还好,比上次在鬼门关前遛弯睡的时间短多了。不过,让玉藻担心不好。放我醒来吧。”
说完和马就站着等。
巨狼也站着看他。
片刻之后,他俩一起发出疑惑的声音:“诶?”
和马:“你为什么不放我走?”
山太郎:“你为什么不走?”
两人同时说完,都愣住了。
和马试探性的问:“我……其实一直可以走?”
“是啊,”山太郎疑惑的看着和马,“像你这样强大的人子,自然是想走就走。你都能把恶灵的幻境强行扭曲成你的,突破我的幻境自然不在话下,毕竟这只是幻境,并不是真正的常黯。”
和马:“等一下!常黯是什么?”
和马上辈子见过常黯这个说法,是在《仁王2》里面,那游戏和马一度非常沉迷。
山太郎沉默了几秒,才解释道:“常黯,可以理解为神秘的残片,在科学之光照耀之下,残存的阴影。我的老巢就是这样的地方,还有传说中的幻想乡大概也是。”
和马突然一个激灵:“你刚刚说幻想乡了对吧?它真的存在?”
山太郎:“我说了‘传说中’这个定语吧?真的存在的话,我早就带着健太郎搬进去了。这只是残存的妖怪和神祗们口中的理想乡,武陵人口里的桃花源,仅此而已。”
和马:“这样啊。”
“为什么你要这么失望?”山太郎歪头。
和马:“梦想消失了,当然会失望啦。”
山太郎:“?”
和马岔开话题:“那么,我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幻境中发生的,并不影响现实,对吗?”
“怎么可能不影响现实。你把向井瑛太身上附着的恶灵拔除了,他如果有命活下来,应该会恢复成原来的性格。”
和马:“你怎么知道向井瑛太这个名字?健太郎说的?”
“我可是神,你给我记着。”
和马:“好弱的神。”
巨狼咧嘴露出獠牙:“不要把我的仁慈,当成你嚣张的资本。”
咦,这话好耳熟啊,山太郎你还喊过麦?
山太郎:“快走吧,你再不走,就能看见那狐狸现原形了。”
和马:“好吧。不过,有个问题,我该怎么走?”
巨狼无语的看着和马。
“你这样看我干嘛,凡事都有第一次,我之前只是无意识中进入过这种状态,还是在现实中身体依然清醒的状态下。”
和马指的是斩杀KGB超级战士山田那一次。
巨狼叹气:“你只要想象就好了,想象可以让你的身体意识到‘我离开了’的场面。如果你力量不够强,我就能封杀你的想象,但是刚刚你只是下意识的情况下就能改变我的幻境,如果你主动这么做,我阻挡起来会耗费巨量的妖力。
“神秘衰退的现在,这就和燃烧我的生命差不多,所以我不会阻挡。”
和马:“是不会阻挡,而不是不能阻挡么,我就当真的听好了。”
“你最好当真的,狂妄的人子。
“我对人类,总体来说是中立的,那狐狸是亲人类的,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想要亲手葬送人类恢复神秘的大妖怪和神,他们应该很乐意用自己的妖力,来彻底扼杀一名强大的人子。”
和马点头:“我知道了。感谢提醒。那么,我要走了。”
说罢和马开始想象。
下一刻,巨龙从他脚下破土而出。
反正怎么离开是和马决定的,那自然要选一个酷炫的方式离开。
和马上辈子小时候看《中华小当家》,就很羡慕小当家在片头能骑龙。
还有《魔神坛斗士》,神龙丸的操作台也是个龙,瓦塔诺站龙脑袋上开机器人,小时候和马就觉得这太酷了。
所以这次和马也骑到了龙头上。
骑上去他才想起来,自己其实还可以开扎古或者铁球,像真男人一样离开。
不管了,以后有机会再试试看。
巨狼看着骑在龙身上的和马:“真是狂妄,居然把西方的圣兽当成坐骑。再见了,狂妄的小子。”
它没有用人子,而是叫和马“小子”,这个变化让他的话语变得亲切了几分。
和马正要乘龙西去,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他看着依然维持着坐姿的巨狼,问道:“可以托你带一首歌给健太郎吗?”
巨狼:“什么歌?如果你敢说《草帽歌》,我就咬你。”
你妹,你看过《人证》这电影啊?
口口声声说着对人类态度中立,其实也是个傲娇吧?
和马:“当然不是。我可是音乐天才啊,当然是我自己写(抄)的啦。”
巨狼:“那要看你写的歌能不能打动我了。”
和马咋舌,他现在想到的歌并不是特别有名的国民曲,只是很适合山太郎和健太郎。
《もらい泣き(陪哭)》
原曲讲的是失联的女孩在痛哭,然后蓝颜知己过来默默陪哭这样的事情。
改一改词就很适合现在。
不管是山太郎,还是桐生和马,都不能改变健太郎的命运——因为已经太晚了,但是可以温柔的陪着他一起哭泣。
和马:“我……不擅长唱歌,音乐也刚学……”
“没关系,这是幻境,你能做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比如成为歌唱家。”
和马点点头,站在龙头上深吸一口气,然后他直接把记忆中的原唱连同伴奏一起复刻了出来:
ええいああ君からもらい泣き(我陪着你哭)
ほろりほろり二人ぼっち(孤独的两人并肩落泪)
ええいああ僕にももらい泣き(这次又是你来陪着我哭)
優しい、のは誰です(是谁,如此的温柔)
和马过一把歌姬瘾的当儿,山太郎轻轻摇起了尾巴。
虽然词有点不合适,但是音乐本身就拥有传递情绪的力量,蕴含在音乐中的温柔一定可以传达到。
身为人子的自己,现在能为健太郎做的,也就仅止于此了。
毕竟那是发生在久远过去的悲剧。
但是,未来,桐生和马会拼上一切,阻止同样的悲剧降临世间。
一曲结束,山太郎点头:“我会完整传达的。为此哪怕要用上自己的妖力。”
“谢谢。”
和马点点头,随后脚下的巨龙动起来,托着和马飞向群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