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53f超棒的玄幻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四章,返回又出事推薦-lx84q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
冯阳光把两把匕首投掷出去。
咻——
两把飞刀精准的插在占蓬的腿窝里,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
冯阳光对跑到身边的方新武道:“占蓬就交给你了,要怎么做随你处置。”
“多谢!”
方新武道了一声谢之后,径直向还在垂死挣扎的占蓬跑去。
冯阳光转头,并没有看到高刚的身影,忍不住询问道:“高队呢?”
“他看你那么猛,就没过来,转头去监控室了,说是去吧监控录像给销毁。”
冯阳光点点头,抬起手来把拿突给打晕过去,静静地看着方新武自由发挥。
“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一条路就是把占蓬带回去让天朝的法律审判他,二就是现在就把他给毙了,不过这样可能会背处分。
冯阳光还是更相信方新武选择第二个。
“求求你绕我一命!”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审判我。”
“啊——!”
餘 慶 年
“……”
接下来的半分钟里,整个通道中都是占蓬的惨叫声,还伴随着击打肉体的声音。
一拳!
二拳!
……
方新武边打眼里边渗出眼泪,他对占蓬拳打脚踢,打得占蓬口鼻渗血,几乎要昏死过去。
冯阳光就那么看着,他也不去打扰,他相信,方新武这次过后一定会恍若新生。
因为占蓬就好像他的心魔一样,这样的人渣,活着浪费空气,死就死了,是对这个社会的净化,大鱼可在他手上呢,之前他不朝占蓬出手就是实现之前的承诺。
大丈夫应当快意恩仇。
等高刚返回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坐在占蓬尸体旁发愣的方新武。
“靠,孤狼,你怎么不拉住他,你知不知道这样对他以后得前途不好。”高刚对冯阳光喊道。
“我干嘛要拉住他,我特别支持他这么做,到时候要处罚就两个一起吧,再说了,占蓬可有可无,有拿突就好了。”
“艹!疯了,你们都疯了,就不能忍一忍,反正他结果是一样的。”
高刚骂骂咧咧跑到方新武旁边,用捡到的维安队队员的手枪对着占蓬的脑袋开了几枪,打得血肉模糊,看不出人形,把方新武打得痕迹给遮盖住。
随后他一把拉起失魂落魄的方新武,大喊道:“你们记住,占蓬是被维安队给打死的。”
“艹!这踏马叫什么事。”
冯阳光感觉这时的高刚突然有些变得暴躁起来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高刚拉着方新武来到冯阳光面前,说道:“这次的事情又闹大了,糯卡集团的人真的丧心病狂,整个监控室的人全都被干掉了,怪不得我们进来的时候没有响起警报声。”
冯阳光明白了高刚为什么会如此暴躁了。
“我们得快点离开,这边的异常,很快就会被维安队给发现。”
“好!”
冯阳光把拿突扛在身上,高刚拉着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的方新武,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三个人有惊无险跑出了拘留所,来到刚刚停车的地方,坐上车之后扬长而去。
负责开车的高刚问道:“阳光,拿突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也别怪他谨慎,这是最后一条线索了,再出问题,他们整个小队恐怕要以死谢罪了。
“你就放心把,他只是晕了过去,有我在他想死都死不了。”冯阳光自信满满回答道。
“那就好。”高刚开着车,抽空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方新武,这时的他已经好太多,感受到高刚投过来的目光,他抬起头来,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没事,就是感觉心里空唠唠的。”
“哎!很正常,你这五年全靠仇恨坚持下去,大仇得报,这很正常,不过你得答应我,接下来好好做缉毒警,我们队伍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你放心吧,我生是缉毒警的人,死是缉毒警的鬼。”
三人开车回去的路上有说有笑,这可是双喜临门当然高兴。
……
回到方新武那个荒野别墅里,小队里其他人看到如死狗一样的拿突十分惊讶。
“高队,你们几个去私自行动了啊!”
“怎么也不带上我们呢。”
“是不是笨,这都不知道吗,人多不好行动啊。”
一个个都很开心。
但这样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
正当冯阳光他们准备刑讯逼供的时候,接到一个联合行动指挥中心的电话,也就是大本营,正是这个电话让整个小队的人变了脸色,充满愤怒和担忧。
“你说什么?一个小孩拿着**包冲进了咱们得指挥中心,当场死亡人数十位同志!重伤的人有十几个,其中还郁局。”
高刚大声复述从电话里听到的东西,手把电话捏的咔咔作响,额头青筋暴起。
同队的其他人都没有见过高刚这幅样子。
方新武皱着眉头分析道:“用小孩子来做自杀式攻击,这一定是糯卡的手段,看来这次我们的行动把他给打痛了,所以才报复我们。”
高刚放下电话,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道:“他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这肯定是最后的疯狂,这次伤害了我们这么多同志,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这件事传回到国内又会引发震动啊。”
“电话里有没有说郁局怎么样了?他能不能……”
“哎!”
高刚叹了口气,解释道:“说了,电话里说郁局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全身粉碎性骨折,多器官受损,以后不能剧烈运动了,恐怕只能做一点文职,不能在一线活动了。”
众人听后都沉默下来,这对一个毕生都在打击犯罪的人,再也无法亲身跟罪恶交锋,这是何等的残酷,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相比于其他人的惆怅,冯阳光开口道:“不一定,郁局和那些重伤的同志在什么医院,是之前那个吗?”
“孤狼你什么意思?”众人好奇。
“你们忘记我的隐藏职业了吗?我可是一个医生,只要郁局没有缺胳膊断腿我就能把他给治好,保证活蹦乱跳。”
高刚听后激动的抓着冯阳光的双臂,不停的摇晃冯阳光。
“真的吗?”
他跟郁平别看是上下级的关系,实则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和战友,听到战友不能在上战场,是真的惋惜,现在听到有办法让老战友重回战场,他当然很高兴了。
冯阳光点点头,“那当然,我没必要骗你。”
“好,这样,阳光跟我去医院,你们几个配合方新武审问拿突,必须把糯卡藏身地给我问出来。”
“没问题,高队你就放心的跟孤狼去吧,这就交给我们了。”
“我们审问出来之后会打电话通知你们。”
高刚点点头,火急火燎带着冯阳光往医院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