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詭三國 愛下-第2068章知識積累,智慧感悟展示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长安。
骠骑将军府。
斐潜捏着从前线递送而来的情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
一旁的庞统看见斐潜的神情有些古怪,便忍不住询问起来。斐潜便将情报递给了庞统。
『什么?!』庞统看了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诸葛廖氏二人,引偏军筑军垒?!这……徐公明这是……』
『元俭倒也罢了,一身武艺不凡,这孔明……』庞统皱着眉头,『孔明投壶倒是好手,这上阵杀敌……徐公明怎么能如此安排!』
斐潜摆摆手,说道:『哎,这也是我交待的……只不过我也没想到徐公明倒是干脆……』
庞统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斐潜,『孔明……莫不是有什么做的不对?』在庞统看来,让诸葛孔明亲临战线,甚至是有可能直面生死的军垒之处,莫不是诸葛亮什么时候得罪了斐潜?
斐潜苦笑,摇头,『士元想到哪去了?某只是觉得,孔明需要些军中历练……然后某便跟公明略微说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徐公明……』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知识和经验,常常是不能划上等号的。
斐潜觉得,诸葛亮现在的知识量是超过了绝大多数的汉代青少年,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诸葛亮所掌握的知识就能立刻转化为实际军事民政当中的经验,所以才特意和徐晃说明了有机会就让诸葛亮体验体验,结果没想到徐晃还真不含糊,二话不说就一杆子将诸葛亮顶到了最前线去……
或许徐晃认为,只有在生死前线,才能更快的让诸葛亮掌握和转化这些原本只是存在于书本上的知识,从纯粹的知识,成为真正的智慧。
『这……』庞统也是苦笑,『这要如何是好?』
庞统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小伙伴。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詭三國-第2068章知識積累,智慧感悟讀書
斐潜默然,他也有些担心。
只不过,这也是一个过程,或者说是诸葛亮必须成长的一份经历,或早,或晚,甚至可以说,早一些,比晚一些要更好。
说实在的,有时候斐潜觉得,后世的人虽然知识更多,但是若是论智慧么,未必比古人就强多少。因为后世的资讯发达了,教育普及了,导致一些人便认为是自己变聪明了。
就像是懂得一点药品知识的患者,会在就诊的时候指挥医生开药,『大夫,我觉得最近走路没有力气,给我开些补钙的药呗,再给我打几个吊瓶吧……』
以为自己懂得教育知识的家长,就会公然喷教师,『你还是老师呢,你懂不懂什么是皮格马利翁效应?我家孩子即便是说一加一等于三,那也是创新思维,你也要夸他聪明!赏识教育,懂没?』
当网络信息碎片化,当这些零星的知识点可以用便捷的方式来获取,不用付出什么代价的时候,往往会让一些人产生出了一种幻觉,拥有某些知识的自己,就是某个方面的专家。实际上,知识本身不等于智慧,了解一部分的知识,也不等于是专家,知道某个知识点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知识背后的研究方法,思想方式,但是便捷的,可以随时查阅的网络,却给了这一些人盲目的自信。
其实网络也好,书籍也罢,原本是应该成为认识这个世界的工具,不应该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个结论,更甚是一个固定的结论。
就像是斐潜给徐晃讲,要让徐晃多历练一下诸葛亮,然后诸葛亮就被一杆子捅到前线去了,真要是变成了马谡前传,那么算是谁的错?
诸葛亮有超出同龄人的知识。但是斐潜担心诸葛亮会陷入马谡的坑内,毕竟历史上诸葛亮也一度非常欣赏马谡,认为马谡可以接自己的班。马谡在没有街亭的失败之前,号称是博学强记,没有任何人可以争论得过他,打遍川蜀无敌手。
而当下诸葛亮的口条自然也是相当的销魂,搅得郑玄老老小小一片哑口无言……
拥有知识没有什么错,但是如果只是一味的汲取知识,人反而渐渐的失去思考能力,只能对一些极端的,或是特定的观点进行条件反射一样的接收和处理,那样的诸葛亮不是斐潜想要的。
活学活用,所以,这一关,只能是诸葛亮自己闯过去……
斐潜能帮诸葛一时,但是也帮不了一世,尽快的让诸葛亮知晓战争的残酷,总比等某一日诸葛真正要负责大军的时候才明白要好得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问题,每个人都要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诸葛亮如此,曹洪也是一样。
现在的曹洪,就觉得心中堵得慌,甚至有要痛哭一场的冲动。
廖化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藏有一队弩兵,若不是曹洪护卫拼死保护,说不得曹洪就被当场射成了一个筛子!即便是如此,曹洪还是大腿中箭,幸好只是擦着边过去的,没伤到中间,要不然曹洪更是会觉得生不如死。
曹洪涛护卫大惊之下,连忙护着曹洪往樊城撤退,于是曹洪对于军垒的进攻,自然也是不了了理之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2068章知識積累,智慧感悟讀書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毕竟被一个无名小将所击败,怎么样说,都不见得是一个光荣的事情。
曹洪知道,这一次斐潜的进攻,最主要的目标,并不是真的要侵吞荆襄,当然如果说真的能够一口气拿下,斐潜自然也不会客气……
骠骑将军斐潜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削弱曹操,是为了打断曹操恢复经济的进程,是为侵削曹军在荆州所获得的利润!
因为现在正当秋收只是,各郡各地的赋税尚未收拢,若是斐潜早一些来,很多地方的人可能会破罐子破摔,反正庄禾都才成长,即便是烧了毁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现在就不太一样了,毕竟已经生长了那么长时间,投入了那么多的精力和汗水,眼见着就要收获了,自然就舍不得就此被损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必然就会好谈得许多,甚至会主动找骠骑的人马商量,不管是贿赂也好,攀交情也罢,反正以此来免除兵灾。
这年头,『匪过如梳,兵过如篦』,真不是什么虚言,虽然说骠骑将军的口碑还算是不错,但是又有谁能保证这口碑不是推广水军刷出来的……胡编乱造的,嗯,反正就是那么一个意思,特别是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偏一些的区域,讯息闭塞,交通不便,哪里知道斐潜和曹操究竟有什么区别,大军之中又有什么差异?
而一旦地方豪右真的这么做了,即便是曹洪曹操能够明白其中的原由,知道是有这些原因,但是谁又能确定在这些人当中就没有主动投靠之人?就像是红杏出了墙,那么即便是斐潜没打下荆州,最后撤退了,曹操还能继续相信这些荆州土著么?若是不相信,又能如何呢?这种人还值得信赖么?
同时,反过来若是站在荆州土著的立场上,曹操来了却不能保护乡野,使得其不得不自行谋划以求自保,然后曹操还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甚至还怪罪我等通敌……
人和人之所以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因为每个人的立场都不尽相同。
曹洪之所以左右腾挪,前后进兵,最终却负伤下场,并不是因为曹洪天生愚笨,而是曹洪是真正站在曹操的角度去衡量思考问题,想着为曹操排忧解难,当然,在这其中自然也有一部分曹洪个人的情绪,这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谁都不是圣人,不可能完全冷静。
除非是在贤者时间内……
之前樊城被夏侯惇攻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刘磐被夏侯惇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并且因为双方的兵卒对比太过于悬殊,所以最终樊城被攻下的时候,并没有损耗多少防御的工事,所以曹洪虽然进攻军垒失败了,终究还觉得可以退回樊城据守,可是当曹洪真正到了樊城的时候,却发现樊城的城门紧闭,只听到城内有些喧嚣,但是原本应该站在城池之上值守的兵卒不见了踪影。
曹洪心中一跳,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并没有立刻靠近城池。
几名曹军兵卒上前叫门,却没有人回应。
片刻之后,刘雄从樊城城墙之上露出了脑袋来,哈哈大笑着将一杆曹军旗帜直丢下城来,『曹子廉!汝中计矣!还不速速下马受缚!』
刘雄,自然不是那个中山靖王那条线的刘雄,而是关中人,原名叫刘雄鸣,原本也参加过一段时间的黄巾贼,后来见势不妙,便将自己的名字去了一个字,改称刘雄,后来么投奔了斐潜,也算是关中较早弃暗投明投奔斐潜的小股山匪之一,一直以来都在徐晃手下听令。
徐晃表面上是留了旗号在宛城不动,实际上却悄悄带了人马推进到了筑阳,在和黄忠一碰面,又探查到了曹洪掉头攻击军垒,便立刻令刘雄假装成夏侯惇的援军,偷袭了樊城……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詭三國討論-第2068章知識積累,智慧感悟相伴
曹洪顿时大怒,但是腿上的伤势让他的怒火转眼之间就消散了,旋即下令撤退。
走了一段路之后,曹洪忽然勒住了战马,忍不住痛骂出声,什么婢养的,什么竖着的,什么不当子的,乱吼了一气。
『将,将军……』曹洪身边的护卫面露担忧。
曹洪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然后平息了下来,看了看左右跟着他的手下,都不免有些惊惶之色,沉吟了片刻,便招呼了一声,说道:『某思虑不周,中了敌军奸计!方才一时气愤,非各位之过,罪责在某!届时某定然向主公一一说明,勿得加罪于诸位之身!』
在众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曹洪又说道:『方才抵于樊城之下之时,城中敌军定然还未得平!某一时不查,竟然被其诓骗!着实可恶!』
曹洪刚才突然想到,如果说骠骑人马已经是取得了绝对的控制,一来城中就不会还有嘈杂之声,二来也会装作无事的样子,然后尽可能的诓骗曹洪自己进城,然后设伏偷袭,哪里会紧闭城门,然后故意丢下曹军旗帜来?
所以曹洪断定,其实骠骑人马恐怕也是刚刚到了樊城不久,未必全数控制了樊城,若是自己当时挥军进攻,骠骑人马未必能够真的分兵来抵抗!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重新将樊城夺取回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激怒曹洪,但是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因此曹洪方才失态大骂出口,一部分是骂骠骑麾下狡猾,也有一部分是骂自己当时脑筋没能转过弯来……
见曹洪恢复了理智,并且又标明了自己愿意承担罪责,不会甩锅给属下,曹洪手下的这些残留兵卒自然也就安心了不少,询问道:『将军,我等现在,应往何处?』
曹洪寻思片刻,说道:『某自有安排……』
日渐入夜,军垒之处,诸葛廖化二人正忙着打扫战场,收拾残骸,忽然有斥候急急而来,脸色多少也有些惊惶。『报!发现曹军山北十五里扎营,篝火约有五百余!』
夜间扎营,自然就会点燃篝火,而正常来说,一处篝火便是一什之数,那么加上简单一个算式,就等同于有五千人的曹军队列。
照理而言,廖化和诸葛亮派遣的斥候,应该靠得更近一些,查探虚实,可是才刚刚一番大战之下,南下北上的道路也就这么一条,这些曹军当然不可能是出来郊游的,同时廖化和诸葛的斥候也不是骠骑直辖的那一批顶尖好手,在一下子见到了如此多的篝火遍布汉水之畔,自然也不免有些慌乱。
虽然之前廖化和诸葛杀退了曹洪,但是并不代表廖化和诸葛亮统领的兵卒就完全没有受到伤害,亦或是转眼之间又是满血了,所以当听到斥候表示有五千曹军到了面前的时候,不管是廖化还是诸葛亮,心中都是咯噔跳了一下。
若是曹洪恼羞成怒,不管不顾倾城而出,亦或是从新野到了新的曹军支援,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廖化下令让斥候严密监视曹军动向之后,便默默的站在了山岗高处,往远处眺望,似乎能透过沉沉黑夜,看见远处的篝火后面的重重黑影一般。
若是曹洪倾城而出,那么多少还有一搏的希望,而如果是新野来了曹军的援军,那么再加上曹洪的兵卒……
另外徐晃什么时候会到,会不会来得及?
若是徐晃刚好被什么耽搁了,晚来了一两天,又将如何?
四野的风呼啸着,山岗之下的水流滔滔。
『孔明,』廖化问道,『汝意如何?是守,还是……』
诸葛亮坐在石头上,换了一身轻便衣袍的他,在这个时刻才多少显得有些飘逸,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这新增之兵……恐非新野援军……』
虽然诸葛亮嘴上这么说,但是自己却没有多少的确定,语气也不是很坚决,因为诸葛亮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曹操大部队南下,荆州确实是只有夏侯惇和曹洪二人坐镇,同时骠骑将军也派遣了太史慈和朱灵,牵制许县的兵力,正常来说,许县的曹军人马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动作。但是这也只是正常来说,若是不正常呢?
亦或是太史慈那边被瞒过了,又或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变故,使得曹军可以从许县抽调一部分的兵力南下……
此时此刻,诸葛亮才深刻的觉得书上所学的,和实际当中碰到的问题,并不能够完全一致。至少,六韬之中,说了如何扎营,讲了如何列阵防御,但是就没有说,也不可能说当下遇到的这个情况,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出长安之前,骠骑将军曾与某言……』诸葛亮忽然说了一个似乎和当下局面好不相关的话题,『「书中得来终觉浅」……』
廖化斜着脑袋,喃喃的重复念了两遍,点点头,『似乎还有些未尽之意。』
诸葛亮呵呵笑了笑,说道:『骠骑之意是待某返回长安之时,可自行补得后半句……』
廖化问道:『那你现在……补全了没有?』
诸葛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只想到了一点……现在,我们需要重新将当下局面梳理一遍……』
诸葛亮的眼眸在星光之下闪耀着,『夏侯曹氏二人,分据樊城襄阳,其本意为何?便是企图互为犄角,挟持汉水,阻挡吾等,曹军收服荆州全境……』
廖化点了点头。
『其二,太史将军东出河洛,逼近许县,引而不发,举而不打,纵然许县之中有才学艳艳之辈,识破此策,然天子于许,定然需陈兵防御,不敢松懈……』
廖化思索了一下,『没错。』
诸葛亮的眼眸越发的明亮起来,『故而,此番兵马……若是真的曹军新野援兵,奔袭而来,临而不战,反暴行踪?』
廖化顿时愣了,然后猛的一击手掌,『对啊!正是此理!』
换个角度来思考,若是曹军真的援兵到了这边,是选择趁廖化诸葛亮不备,连夜发动突袭的胜算更大呢,还是说非得要在廖化诸葛亮面前扎营修整,第二天才光明正大的组织进攻才符合大汉的仁孝道义?
毕竟廖化和诸葛亮二人与曹洪激战近一整天,声震四野,若是真的曹军要派遣援军前来,曹洪不可能完全不知情,也不可能接收不到命令,所以之前的退却和现在的卷土重来扎营于前的两个举动,相互之间是有矛盾的……
『来人!』廖化叫来了斥候,嘱咐道,『且抵近侦查!这些篝火,可能仅是疑兵……』
斥候领命而去。显然,听到廖化说这些曹军篝火是疑兵之后,虽然不能马上就确定,但是军中情绪也立刻缓和了不少。
人们都是对于未知的东西会产生恐惧。
一旦变成了已知,又容易从恐惧变成了自大……
不多时,斥候回来了,兴奋神色溢于言表,『假的!是假的!篝火之处根本就没有人!我连去了三个篝火之处,都没有人!』
廖化呼出一口气,然后又扬起眉毛来,却看到诸葛亮在一旁微微摇头,顿时眉毛又落了下去,沉吟了片刻说道:『既然如此,就不必担忧!传令下去,各自戒备,休得松懈!』
待传令兵下去了,廖化才转过头来,『既然是假营,何不……』
『虽说是假营,未必没有埋伏……』诸葛亮笑着说道,『既然立于不败之地,又何必弄险贪功?』
廖化沉吟片刻,向诸葛亮拱了拱手,『某受教。』
慢慢的,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当天边第一缕的光华倾斜而下,轻抚在诸葛亮的头上身上的时候,诸葛亮微微笑着,脸上丝毫没有困顿和疲惫,反而更显神采,迎着晨风卓然而立,半响之后,轻声说道:『现在,我大概能明白,骠骑当日之言,后半句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