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m0j好看的都市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討論-第四百六十章:他是你爸?讀書-vyq6h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嘭!
子弹正从极远的地方而来。
还有几十米时,柳帅突然有很不好的感觉,赶紧向后仰。
同时,子弹已从脸颊上方穿过,然后将远处的乱石击碎。
“坐标?”
“太远,没看见!”
小姐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柳帅动作很轻地移动到暗处,用通讯说道:“从子弹的飞行轨迹判断,应该是九点钟方向。但,他肯定做了伪装的。”
“试试不就知道了!”
陈双用敌人的帽子吸引,哪人却没开枪。
“嘶,好沉得住气的人!”
找不出他的位置,柳帅也不敢动,只能联系秦墨涵。
“简单!”
一通命令下发,柳生翔达却收到个坐标。
“发射!”
两枚导-弹直接飞向了那边。
狙击手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在靠近,还在捕捉着目标。
随着时间推移,导-弹已出现在天际,却向左偏了三十度。
另一枚则向右边偏了十五度。
轰、轰隆隆!
剧烈爆炸引起了超强的冲击波,狙击手只能尽量龟缩在阵地里。
树叶和枯枝不断砸下,他也没动。
后背被更大的枯枝击中,他也只略微动了下。
现在不但有冲击波影响视线,距离还远,你就算盯着那边,也不一定能发现他。
“靠过去!”
手势刚落,柳帅已用蛇形方式向前冲。
三位小姐姐也不甘示弱,用同样的方法在前行。
很快,他们和狙击手的距离就只剩下不到一公里。
临安情之霁月如璟
“隐蔽!”
他们刚藏好,狙击手就看了过来,发现周围没有敌人后,偷偷向二号阵地转移。
要是平时,他定能无声无息地离开,此时却被大量枯枝和树叶所阻,只能尽可能地将它们轻轻移开。
这么大的动作,岂能瞒过柳帅等人,他的坐标很快就被发现。
“我们的枪射程不够,得在靠前些!”
“好,我打头阵!”
赵小颖刚准备冲出去,琳儿却一把拉住了她。
“我在,什么时候轮到你?”
这句话说的很轻,却还是传到了陈双和赵小颖耳中,她们对着背影重重点了点头。
琳儿的动作很快,已冲到距离七百米的地方。
与此同时,柳帅边冲边开枪。
子弹虽然打不了哪么远,却能用声音吓唬对手。
狙击手还真有些心慌,加快了脱离速度。
双方都在抢时间,最后还是柳帅其高一筹,在他起身瞬间,射程终于满足。
要害虽然被避开,肩膀和左腰身被子弹擦伤。
“好厉害的人!”狙击手都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这么紧张过,连续在枯枝上翻滚,然后躲在大树后面。
刚准备从后面绕到二号狙击阵地,却被一梭子压了回来。
接下来,他不管从那边走,迎接他的都是密集子弹。
“赌一把!”
他很小心地往大树上移动,在第一个枝丫附近瞄向下方。
这里视野虽然不佳,却能看到陈双的侧面。
“弄死你也不错!”
扳机被扣动时,琳儿也扣动了扳机。
两颗高速飞行的子弹在空中相遇。
噹!
“不可能?”心里话音未落,狙击手的眉心被子弹击中。
他如果知道,自己不是败给了技术,而是败给了个疯狂的博士,不知会不会再被气死一次?
“拿走他的狙击-枪,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嗯,我去!”
美食 大 暴走
陈双动作很麻利,不多时就那敌人的枪回来。
“好真是把好枪!”
“先打一枪试试!”
尽管她有些疑惑,还是按柳帅的提议向五百米外射击。
原本该击中大树中央的子弹却打在了左斜面。
“弹道偏左五度。”
“果然是高手,这样的枪他都能打得哪么准!”
柳帅想了想,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我如果阵亡了,我也不希望我的武器被敌人使用?”
三位小姐姐猛地一震。
“今天又学到了新知识了,不枉此行!”
“我就是想提醒下而已。你们,千万别改变自己对武器的习惯,不然死的可能是自己。”
“知道啦,话痨!”
柳帅摆出很无奈的手势,苦着脸走向远方。
紧张的心情被他的样子逗乐,赶路的速度在逐渐变快……
他们却不知道,之前的导-弹攻击已惊动了杀人坳附近的敌人。
他们已在不久前全部撤离。
等他们赶到时,就只看到一地狼藉。
“这群人肯定是东瀛人无疑!”
琳儿指着没吃完的东瀛特制食物。
“你放心,他们逃不了!”
柳帅知道,一天不杀掉深渊毒魔-元柱罡,她的心就不会完全复原。为了琳儿不再心生恐惧,他说什么也要将此人毁灭。
“等等!他们这么多人聚集在此处,周围一定能找到有用的线索,分开找!”
大家分开寻找后,赵小颖却找到张报纸。
上面都是东瀛文字,他们也看不太明白,只能用机甲扫描。
“没什么重要消息。”
话音未落,赵小颖读道:“东瀛多地也有丧尸出现。”
“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琳儿停顿了下,对着通讯说道:“墨涵,能不能通过卫星弄一份世界丧尸感染地图?”
“能,不过需要时间!”
“要多久?”
“最少几天!”
“好,你弄好了通知我们!”
通话掐断后,接着说道:“我终于知道,这群人为什么这么在乎陈博士的科研成果了。”
陈双浑身一震,拉着他的手臂反问道:“陈博士?哪个陈博士?”
“陈栋梁……”
后面的话都没说完,陈双使劲摇晃着柳帅的双臂,不停地跳着。
她现在哪还有半点女王气质,活脱脱一个兴奋的小女孩模样。
三人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她,嘴角闪过询问之色。
“告诉我,他现在还好吗?”
柳帅赶紧将自己见到陈栋梁的情况如实相告。
“爸,爸爸!”
话音未落,晶莹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啥?陈博士是你爸爸?你,你们这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
陈双止住了哭声,声音沙哑地说道:“他是我养父。要不是遇到他,我恐怕早就饿死了!”
看到她难过的样子,柳帅缓缓走到她身边,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说道:“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找到爸爸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恭喜陈姐!”
“贺喜陈姐!”
“呵,谢谢,谢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