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華夏一家 線上看-第三三四章 要吃黃辣丁讀書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孩子想都没想,果然就把线头给丢了,风筝很快远去,消失在天幕里。
次日一早,趁着丹阳还在睡觉,他就拉着安宁走了。
他不想看到和孩子分别的场景。
马车在平顺的大道上飞驰,很快到了平安码头。
赵晓兵上船就去仓里躺下,任由船儿在江水里晃荡,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新津。
原来,是安宁要求停船,她要吃黄辣丁。
赵晓兵陪着丫头上岸,这点小小的要求肯定要满足这个小女人的,等她吃来辣得脸上红霞飞了,才又上船继续前行。
傍晚回到成都,见到子文走火井回来了。
子文很兴奋,告诉他和二师兄商量过了,就在大榕树的下首修一座七孔大石桥。建国要将桥边的土地拿给赵家来开发修街呢。
赵晓兵笑了,说她定是看到大桥建成后的商机,有想法了。
子文一手拉着安宁,一手揪着他耳朵问不行说?
还没等他开口,安宁已经说“善,善,大善。姐姐快些放下”了。
他赶紧让莹莹着人请二师兄过府来。
安宁说子文姐姐心思细腻,干脆将家务都交与姐姐打理如何?赵晓兵觉得行,叫她思虑思虑,家里人不一定都要在外做事。
这边酒菜备好,门口二师兄就到了,正好一起入席吃酒。
二师兄有点遗憾地说白沫江右岸太低,修建拱桥的桥墩又要占据河道,为了保证泄洪,起拱必然提高不少,来往的人走起来要爬梯坎了。
这个,赵晓兵是晓得的。
七孔桥,至少要下八个桥墩吧,自然会占用河道不小的宽度,阻挡了河水正常的流动。而平原地区的河流堤岸都不是很高,这样人为形成涌堵,大雨,大水之年怕要出现严重水患呢。
他想了一下,用筷子蘸酒水,在二师兄桌子边画了一座桥样说,去一趟河北,找些师傅来,我们修这样的赵州桥。
二师兄十分惊讶的看着他,眼睛像在扫视怪物似的,竟然晓得河北修了双曲拱的赵州桥,马上答应说回头就安排。
呵呵,这桥是造桥大师李春老先生早在隋代就修好了的,
精华小說 華夏一家 線上看-第三三四章 要吃黃辣丁分享
他赵晓兵同志晓得,
很正常的嘛。
赵晓兵觉得,现在他有上好的钢筋和土水泥,再有成熟的建桥技术,用不着修那种拱形很高的七孔拱桥。
而是代之以双曲大拱桥,河道中间没有桥墩,不占用河道就不用抬高太多的桥面,河水流动畅通,也就不担心大水患了。
安宁问需要多少银钱,她这就安排。
二师兄觉得当下难以估算,至少五万贯出去。子文说还得支持桥边那块地开发修街呢。
安宁揽着子文给他建议,就让子文去火井任财税局长,自家先转去十万贯钱,为修桥,修街备料,备工如何?
赵晓兵笑呵呵问子文如何打算?
女人竟然转过头去吻了安宁一口,感谢她给机会去行善了。
夜里,安宁将他推进子文屋里,两口子也是很久没有修炼吸心大法了,迫不急待的连修三遍才停下来。
他给子文说那土地该给多少钱,宁愿都多一点,还是一分不差的都给出去。
房子修起来有人买就卖,没人买就租,没人租就给需要的穷人做营生。
子文幸福地在他脸上啵了一个。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華夏一家 血沃中華-第三三四章 要吃黃辣丁
次日送走子文,他带着安宁直接去老曹家蹭饭。
两人一起吃酒,回忆他们在汉中共同战斗的情形,他劝说老曹撑起来,再干几年让他来接担子,一起努力建设一个强大的新宋国。
他说汉武帝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也能做到,史书记录的大唐盛世,他们要努力用自己双手去再现,创造一个紧密团结,中央集权,高度繁荣的国家。
不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国家,也不是一盘散沙的国家。
老曹受到他的鼓动来了精神,豪气的答应下来。
尽管这位已经五十好几的汉子在沙场征战中伤痕累累,但从他刚毅的脸上还是看到了要办成事的决心。
赵晓兵信心大振,回去后都还特别兴奋,两个美女轮番将他收拾一道后还保持着强劲的战力,只得求饶了。
越是如此,越容易激发起男人的斗志,他起来沐浴更衣去了书房,在一张大大的宣纸上勾画圈点,将新宋东到大海,西至咸海,北及北海,南拥南海的辽阔版图描绘出来。
人生总得要搏一搏,或许真能做成了呢。
他兴奋的不停勾画圈点,挥毫泼墨。
芸儿见他还在书房,问他想吃点啥?他叫来碗绿豆汤,那东西吃了能解酒。
地图还在收尾,绿豆汤来了,赵晓兵继续作图。
芸儿催促了几次,说汤都快凉了,他才端起来。
刚喝了一口,就被她冲过来将碗打翻在地,接着就见芸儿痛苦地捂着肚子说汤里有毒。
赵晓兵一边过去扶住芸儿,一边大叫来人。
芸儿脸上冒着豆大的汗珠,浑身打抖。还微笑着说能为他而死,很欢喜。
警卫,医生,军情司的人都陆续赶来,他的赵府里里外外被围了起来,火把将整座宅院照得透亮。
安宁和他守着芸儿,眼睁睁的看着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厨房里两个师傅值班,一个已经畏罪自杀,一个吓得脚下黄汤直流,不停地说他啥都不知道。
赵晓兵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膳食是要经过严格检查和试吃的。
半夜里没有人,芸儿也想吃就做了两份,是芸儿亲自往碗里乘,直接端过来的。
问题只能在他们两人身上。
赵晓兵敢相信,敌人的渗透能力还没有那么强,他身边也不可能全是敌人细作。
安宁已经哭干了眼泪倒在她怀里,他将小女人抱回房里躺下。
安宁说芸儿喜欢二哥,做梦都说要成为哥儿的女人,就让她以夫人之礼下葬吧。
赵晓兵点头答应,让礼部去百花潭选个位置安葬芸儿姑娘。
三日后,魏忠给他报告,是蒙古细作买通了厨房师傅下药的,问他如何处理。
他说罪人已经自裁,祸不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