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催妝-第十八章 要你管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萧青玉在端敬候府小住了八天,每日陪着凌画沐浴在笔墨香里,自觉长进不少。
她也在这八天期间反反复复考虑了不少,怎么考虑怎么觉得,嫁给凌云深,除了手心疼怕他这一点不好外,其余的似乎都好,小姑子她喜欢,小叔子也不错,两个小侄子可可爱爱,凌家人口简单,她熟门熟路,要不,她就嫁给他试试?
于是,这一日,凌画将所有的事情都忙完后,堆积如山的账本子终于都从她的书案上清空了后,她也跟着松了口气,伸了个拦腰,对凌画说,“我考虑好了,你三哥若是同意的话,我就嫁他吧!”
凌画:“……”
她没想到萧青玉这些天陪着她干活,没看出来还真不声不响的考虑了她的建议,她笑着问,“你真考虑好了?”
萧青玉点头,“考虑好了。”
“不能反悔的那种。”凌画强调。
萧青玉点头,“不反悔。我从小到大,就没反悔过。”
凌画见她一脸豁出去的神色,看起来真是考虑好了,她点头,琢磨着说,“要不,今日天气好,你跟着我回家去坐坐,我问问我三哥想法,然后你们再谈谈?”
她觉得,虽然萧青玉和她三哥认识,但总体来说,自从她三哥不做乐平郡王府的先生后,萧青玉见了他就躲,这二年都没什么更深的交集,凌家人不兴盲婚哑嫁,所以,在拜会乐平郡王府上门提亲之前,她得让他们俩达成统一一致的嫁娶意见,谈谈还是有必要的,万一谈崩了,那就不必登乐平郡王府的门了,若是谈好了,皆大欢喜。
萧青玉也是个痛快的性子,“行。”
既然她觉得能嫁凌云深,那是应该先见见谈谈,否则大婚后,总要低头不见抬头见。
凌画立即站起身,“走,这就回去。”
萧青玉抬步跟上她。
凌画走出书房的门,对琉璃说,“你先走一步,去凌家看看我三哥可在?若是不在,问他在哪里,去找他,让他回府一趟。”
反正天色还早,一天的时间呢,足够她把这件事儿办出个结果了。最好是在出京前往江南漕运之前,把这件事儿给定下来,也免得她出京后,乐平郡王妃四处给萧青玉选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琉璃点头,立即先一步去了。
凌画和萧青玉收拾了一番,随后上了备好的马车。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催妝 ptt-第十八章 要你管讀書
马车走过长街,一阵风吹起车帘,萧青玉向外扫了一眼,看到了吉祥斋的名字,对凌画说,“好些天没吃吉祥斋的玫瑰酥了。”
凌画也爱吃这个,除了桂花糕,就是玫瑰酥了,“那咱们去买两盒。”
萧青玉立即点头。
马车在吉祥斋门口停下,二人下了马车,走进吉祥斋。
此时不是吉祥斋人流最多的时候,并不需要排队,里面有些人在挑选点心,但并不多。只不过好巧不巧,有两个人,凌画认识,萧青玉也认识。
且那两个人正在书画,看起来郎才女貌的。
一个是凌云深,一个是前些天在凌画口中提到的翰林院首许大人家的三小姐许晴意。
凌画:“……”
这也太巧了吧?
萧青玉:“……”
她看到了什么?
二人对看一眼,都有些心照不宣,一时间,谁都没开口打断那两个人。
吉祥斋进来两个女子,一个十分貌美,一个一身红衣,红纱遮面,身段窈窕,看那一双清凌凌的眼睛,也是一个美人,吉祥斋的小伙计并不认识凌画,但是认识萧青玉,因为萧青玉一个月总要惠顾个三五六七八九次。
小伙计点头哈腰,“荣安县主,您有十多天没来买玫瑰酥了呢。”
超棒的都市小说 催妝討論-第十八章 要你管推薦
萧青玉点点头,“是啊。”
十多天没来,谁知道今儿就这么好巧不巧,她也是佩服自己的运气。
小伙计这么一出声,惊动了那边正在说话的两个人,齐齐转头看来,凌云深最先认出了凌画和萧青玉,立即走了过来,“七妹,县主。”
萧青玉矜持地没说话。
凌画笑着问,“哥哥怎么在这里?”
“凌致爱吃吉祥斋的果仁饼,我顺路给他带回去,正巧遇到了翰林院首许大人家的许三小姐,不想耽搁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遇到了七妹。”凌云深也问,“七妹和县主是来买玫瑰酥?”
凌云深清楚凌画和萧青玉都喜欢吉祥斋的玫瑰酥,要不怎么说是闺中好友呢,爱好点心的口味都一样。
他看了萧青玉一眼,有些惊讶,荣安县主这回竟然没躲他,不由又多看了一眼。
他这一眼又一眼,看的萧青玉不甘示弱,瞪了他一眼。
凌云深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惹了她了,以前见了他就躲,似乎很怕他,如今不但不怕他了,竟然还瞪他。
凌画与许晴意仅在宫宴上见过那么一两回,没说过话,不算熟识,笑着问,“三哥认识许大人家的三小姐?你们在聊什么?”
若是往常,她也就不关心自家三哥跟哪个女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了,否则以妹妹的身份,实在是关心的有点儿多,但今日不同,她已经跟萧青玉推荐了凌云深,本来这就要回家去跟他好好谈谈了,好巧不巧,在这里遇到了他跟许晴意说话。
若是二人有些什么,她真是觉得对不起闺中好友了,闹了半天,白费一场。
凌云深没听出这话言话语地的官司,如实说,“许三小姐问我,可否收一个弟子,她的幼弟,到了进学的年龄,因幼弟顽皮,气走了好几个夫子,许大人整日因此头疼,她便想请我收了她的幼弟做学生。”
凌画点头,“哥哥应了?”
凌云深摇头,“刚说几句话,便遇到了你们。”
凌画笑了笑,看来她们来的是真巧了。
说话间,许晴意走了过来,笑着对凌画开口,“宴少夫人。”
这是许晴意第一次跟凌画打招呼,仿佛没看到她身边的萧青玉。
萧青玉也当没看见她,转身走到一旁,“小二,两盒桂花糕,两盒玫瑰酥,两盒蜜饯,两盒香梨卷,两盒……”
她一口气报出了一大堆。
凌云深回头问,“你买这么多做什么?”
“要你管。”萧青玉怼了他一句。
凌云深:“……”
他默默地收回视线,看向凌画。
凌画对他一笑,与许晴意打招呼,“许三小姐。”
许晴意瞥了萧青玉一眼,又看了凌云深一眼,对凌画说,“昔年,我仰慕凌三公子才学,求了我父亲,想请凌三公子授学,不成想未曾如愿,今日碰巧遇见凌三公子,想起家中幼弟顽劣,便想请凌三公子收了幼弟为徒,也算了我一桩心愿。”
凌画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对她笑笑,“前些日子去张家拜见,认识了张乐雪姐姐,张姐姐与我提了两句,我也与她说了,关于我少时三哥针对我和家中四哥何等严厉的事儿,不知许姐姐这些日子可见过张姐姐?”
许晴意简略地道,“见过。严厉是好事儿。”
凌画没什么可说的了,“由哥哥自己决定吧!”
许晴意诚心诚意地转向凌云深,“拜托三公子了。”
凌云深犹豫了一下,“我考虑考虑。”
许晴意一喜,连忙点头,“那我等着三公子回话。就不打扰三公子了。”
凌云深颔首。
许晴意又说,“宴少夫人再会。”
“许姐姐再会。”
许晴意离开后,萧青玉已买好了东西,正在付银子,小伙计将她买的东西往车上装。
凌画瞅了一眼,买的真不少,她们俩怕是三天都吃不完。她问凌云深,“哥哥要回家吗?”
凌云深点头,对她问,“你们是出来逛街,还是……”
“我们正要回家。”凌画看了萧青玉一眼,见她没说不去了,便又补充了一句,“回凌家。”
凌云深一笑,“走吧!”
凌云深是骑马出来的,所以,出了吉祥斋后,他便上了马车,凌画和萧青玉上了马车。
坐上马车后,凌画悄声问萧青玉,“你如今是什么想法?若是变卦了,那我……”
就不跟他三哥提了。
萧青玉翻白眼,“没变卦,你三哥我嫁定了,许晴意想把他弟弟塞给你三哥做徒弟,她做梦,既然遗憾,就让她遗憾一辈子好了。”
也不枉费这么多年,她每次见她,都横看她不顺眼,竖看她不顺眼,跟有天大的仇似的,不如就一直结着这仇,结一辈子算了,谁稀罕被她看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