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630章 學富五車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皇帝病了。
高阳急匆匆的进宫探问。
“公主,陛下是被群臣给气到了。”
王忠良暗搓搓的把那事儿说了。
高阳跺脚,“此等事如何能弄?皇帝却是孟浪了。”
王忠良干咳。
公主,这话不妥啊!
晚些新城来了。
“皇帝如何?”
王忠良轻车熟路,“陛下被群臣给气坏了。”
问了是土地兼并的事儿后,新城无语。
回到家,新城问了管事,“家中可兼并了田地。”
管事理所当然的道:“公主,咱们家的田地乃是买来的。”
大唐的田地都是按照人头来分配的,人活着给你耕种,死后除去永业田之外,全数要收回去重新分配,去哪买?
但权贵和僧人们自然有法子。
皇帝病倒是大事。
新城心中焦急,再度进宫。
此次她干脆去了皇后那里。
“无能!”
皇后正在喷自己的那些狗腿子。
李义府、许敬宗等人颜面无光。
李义府觉得这事儿是和天下人作对,不可取。
许敬宗却叹息一声……
“许卿有话说?”
武媚干脆点将。
许敬宗轻松代入人设,“皇后,臣以为此事关切大唐兴衰。更要紧的是,他们兼并了田地,那些百姓如何过活?想到民不聊生,臣就……”
武媚见他眼中含泪,不禁动容了。
“给许卿拿了热茶来。”
许敬宗摇头,“臣喝不下。臣觉着此事就该杀鸡儆猴,拿几家人来下狠手,田地全数没收,家产全数收了,越狠越好,越狠越能震慑那些贪婪之辈。”
许敬宗……单纯!
李义府觉得这等人竟然能和自己竞争皇后身边的头号宠臣的地位,当真是自不量力。
“许尚书可想过天下人群起反对的后果?”
许敬宗看着他,怒道:“何为天下人?权贵豪强才是人,在你的眼中,百姓就不是人?”
李义府……
老夫戳你肺管子了?
许敬宗拍案而起,“皇后,臣愿意出手弹劾!”
有担当!
武媚心中越发的满意了,而看向李义府的目光中带着不满。
这个李义府狡黠,看似忠心耿耿,可遇到难事就会躲避。
而许敬宗不钻营,遇事就事论事。
李义府一看这个眼神就有些心慌。
外面称他为皇后的第一忠犬,若是皇后对他不满,顷刻间外面的人就会把他喷到死。
李义府硬着头皮道:“臣亦愿意。”
随后众人告退。
新城站在外面,看着李义府等人出来,不禁想到外界的说法。
——皇后的身边群魔乱舞!
“新城来了。”
武媚目光炯炯,“可是有事?”
新城行礼,“听闻皇帝被气病了,此事我可能帮忙吗?”
武媚看着她,突然爽朗的一笑,“此事外面如何传言?”
新城说道:“说是皇帝心血来潮,欲与天下人为敌。”
“此事关切大唐兴衰!”武媚斩钉截铁的道:“陛下和群臣辩驳,怒吼声连殿外都能听到。如今陛下病倒,此事却不能就此搁置。”
新城蹙眉,弱弱的道:“可是……反对者众多,奈何?”
武媚微微挑眉,英气勃发,“做事总是有难处,一帆风顺的那不是事。既然发现了问题,那便要去做,直至寻到解决的法子!”
“皇后英武。”新城不禁联想到了高阳,但高阳是莽,皇后却是有手段,有决心,“可那些人联手厉害。”
皇帝都不敌,你如何是对手?
武媚斩钉截铁的道:“有事就做,不做如何知晓做不到?”
我败退了……
新城无言以对。
晚些她又去问了医官,结果不容乐观。
“陛下怕是得养一阵子。”
新城回到家中,晚些令人去请了驸马来。
长孙诠听闻了此事,下意识的道:“皇帝这是疯了?”
新城弱弱的道:“你不该如此说!”
长孙诠微笑,看着全是世家子弟的那种雍容,“这个天下靠的是世家门阀和豪强在统御,皇帝却想动他们的饭碗……罢了。”
他觉得皇帝没疯,大概率是飘了。
新城冷着脸,看看格外的可怜,“可土地不够如何办?”
“到时候再说。”
真以为大伙儿不知道土地兼并的坏处?
新城觉得自己问道于盲。
关键是她也觉得皇帝此事做过了。
“寻了高阳来喝酒。”
新城郁闷,于是便令人去请高阳。
“咦!”
她突然想到了好兄弟,“请了武阳侯也来。”
贾平安先到,干咳一声,觉得大唐的公主真心规矩少。
天气热,新城穿的薄,底线也就比高阳的高一些。
“此事却是麻烦,若是不能解决,我担心皇帝会心情郁郁,久病不起。”
新城捂胸,眉间多了愁绪。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ptt-第630章 學富五車讀書
“咳咳!”
贾平安暗示了一下。
小贾这是何意?
新城这才发现自己又进入了状态,差点干咳了。
“小贾。”
新城突然冷笑。
带鱼竟然会冷笑?
一直以弱弱的姿态示人的新城,竟然露出了另一面,“小贾啊!”
“何事?”
贾平安觉得女人果然就是一本书,每一页的内容都不同。
新城冷冷的道:“那些人逼迫皇帝,你可有法子?”
新城莫非和老郑一样,也是自带两块控制芯片?
“此事吧……”
贾平安仔细一看,发现新城竟然眼中含泪。
得!
这女人还真是个弱弱的。
“一国首要军队,其次财政。军队不强,亡国。财政崩塌,亡国。大唐目前的制度不能持久,我看最多一百年后就会出现大问题。”
小贾莫不是在唬我?
新城仔细看着他,可转念一想,贾平安唬她做什么?
此事麻烦,小贾定然是不想惹事上身,于是就吓唬我。
我把他当做是兄弟,他却把我当做是路人。
罢了!
新城心中难受,难免红了眼眶。
贾平安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禁愕然。
“你看看大唐户数每年增加多少,再去看看田地还剩下多少,就能知晓了形势有多严峻。”
贾平安觉得新城就是个棒槌,“做事并非凭着一腔热血就能做,那只会让你撞个头破血流。”
他说的很严肃。
新城点头,神色淡然。
这个娘们……果然是老李家的女人,猜疑心都重。
高阳也经常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或是什么什么……
贾师傅就从未遇到过这等猜疑心重的家族。
旁人他定然就撒手不管,可新城这哥们不错……
“此事兼并土地只是一面,根源却是大唐的土地不够。”
小贾还是说这个……新城蹙眉,“可天下就那么大。”
“公主知晓天下有多大吗?”
贾平安淡淡问道。
小贾这是在嘲讽我……新城说道:“当然,大唐分十道,三百六十个州,一千余县……小贾,你以为我无知吗?”
“公主觉着自己博学?”
新城色变。
你就是一个在长安城中坐井观天的公主,对天下事知道多少?贾平安问道:“公主可知大唐各地能开垦的土地有多少?可知为何无人去开垦?”
新城心想能有多少?小贾说这个大概就是安慰我的吧。
罢了,小贾也还算是耿直。
“公主可去过南方吗?”
新城摇头。
对付猜疑心强的,就得用棍子狠敲!
“南方多少好地,水源比比皆是,那便是大唐的粮仓!”
后世仅仅是苏松一带出产的粮食就能让此刻的大唐目瞪口呆。
还有湖广熟,天下足!
大唐还有许多处女地并未开发出来,但谁知道?
新城不知道,李治也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南方就是蛮荒的代名词,谁没事会去南方?百姓都不愿意去。
南方的几波移民潮,第一波就是五胡乱华时期,衣冠南渡,给南方带去了大批的移民;接下来就是安史之乱后,北方乱糟糟的一片,后续藩镇林立,许多人依旧往南方跑……到了北宋末年,开封沦陷,无数人蜂拥南下;最后是大明覆没,许多人还是往南方跑。
此刻的南方依旧有许多地方还未曾开发,若是都开发出来,大唐的人口再多几倍都没问题。
再然后……
再然后大唐制霸东方,难道要故步自封?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然要迈开腿,美好的人生全靠浪……咱出海去。
海外多少良田?
“小贾!”
嗯?
贾平安清醒过来,发现新城一脸关切的伸手在自己的眼前摇晃。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美好的前景。”
“南方瘴疠多,偏僻,没人愿去!”
新城有些失望。
“公主知晓何为瘴疠吗?”
新城摇头,“说是有毒,中者必死无疑。”
你以为是武侠小说呢?
“哈哈哈哈!”
贾平安不禁放声大笑。
很荒谬?
新城无语。
“所谓瘴疠,南方温热,许多地方许久未曾有人去过,那些鸟兽的骸骨和落叶,以及各种东西郁积在一起,就和酿酒一般,只不过那酿出来的是有毒的东西罢了。只需清理干净,注意水源,防治蚊虫就能无碍,再过五十年,那个地方就成了宜居之地。”
新城觉得这是神话。
“刚去的水土不服,加之不注意那些,就会上吐下泻。可这些都能适应。”贾平安觉得这些人把瘴疠看得太恐怖了些。
后世他曾经钻进了西南的深山中,那些腐质物的味道确实是不咋滴,但也谈不上中者必死这么夸张。
“新城!”
高阳来了,见贾平安也在,就问道:“小贾为何也来了?”
“来喝酒。”
新城叫人上酒菜。
“皇帝的身体不好,我就担心长此以往……”
高阳有些惆怅。
但旋即几杯酒下肚,她就豪迈的道:“大不了回头我把家中多余的田地都交出来。”
新城看了贾平安一眼。
哥们,这样行不行?
可上次还听高阳信誓旦旦的说要给未来的孩子积攒家业,田地越多越好。
“这是好事。”贾平安说道:“旁人做了会被针对,公主做了那只是自家的事,谁敢置喙,抽他没商量。”
新城想起了贾平安说的南方,就问了高阳,“高阳你可知南方?”
“那边好多蛮子,不能住人吧?”
新城和高阳都是一个看法。
妇人家头发长,见识短!
贾平安哂然一笑,“兵部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和两个女人在一起喝酒不得劲,关键是他担心高阳这个娘们喝多了会失态。
等他走后,新城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府中有个南方人,来人,把邓林叫来。”
一个仆役来了。
“南方可是有肥田?”
邓林诧异,“公主竟然也知晓吗?”
新城:“……”
“那边许多地方都没人居住,土地也是空着,北方人来了都说怕瘴疠。”
邓林觉得这些人误会太深,“许多人刚到南方都会生病,多与被蚊虫叮咬有关系,还有就是胡乱在野外喝水,那些水不干净。”
他发现新城的神色有些古怪。
“小贾……”
高阳问道:“小贾如何了?”
新城茫然,“小贾先前说所谓的瘴疠,就是一些郁积许久的东西在作怪,要防治蚊虫,注意水源……他去过南方?”
高阳摇头,“小贾一直在华州,后来出征出使,也只是去了西北北方和辽东。”
“可说到南方时,他恍若亲见!”
高阳举杯,得意的道:“就是新学,小贾学富五车你不知道?”
“他果然是大才。”
新城低声道:“他这般大才,你还不赶紧和他生个孩子?那孩子定然会聪慧过人。”
高阳大大咧咧的道:“以后就生。”
……
许敬宗开炮了。
他连续弹劾数人,罪名皆是非法兼并土地。
卧槽!
老许炸了!
贾平安在兵部得了消息,不禁目瞪口呆。
“老许雄起了?”
他去礼部寻老许。
值房内,有人在低声劝。
“……那些人凶狠……”
许敬宗的声音很坚定,“此事关切大唐兴衰,老夫死而无憾!”
老许从奸臣的路上走岔了……贾平安默然回身。
邵鹏来了。
“陛下躺在病榻上,依旧令人读奏疏,每一份奏疏都仔细揣摩,随后交代处置法子……头疼欲裂时,便用手敲打……”
邵鹏眼中含泪,“皇后夙夜难眠,深夜依旧披着衣裳在看文书。”
贾平安默然。
他在思索,写写画画。
“武阳侯。”
陈进法来了。
“外面有人说是武阳侯进言,谈及了土地兼并之事。”
陈进法一脸钦佩,“有人叫骂,也有人大声叫好。”
“笑骂由人!”
贾平安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
今日卫无双要去庄上查看,苏荷静极思动,不想修炼了,也想去。
后来干脆叫人去给贾平安打招呼,一家子都去。
两个孩子一路闹腾着。
“阿福!”
阿福也被弄了出来,此刻躺在马车里喘息。
热死熊了啊!
一路到了城外,两个孩子嚷着要出来玩耍。
“阿娘,要玩!”
“阿娘!”
苏荷无动于衷,“好热啊!”
她觉得还是马车里舒服。
兜兜转身,“大娘,阿娘欺负我!”
她竟然捂着眼睛呜呜呜。
苏荷目瞪口呆。
“兜兜和谁学的?”
卫无双也被贾昱缠住了,耐心在慢慢消失……
“阿娘,下车玩。”
卫无双终于忍不住冷着脸。
贾昱看着她,“阿娘凶我……”
“哇!”
不知是谁先哭,马车里顿时没法待了。
吵死了……阿福顺着一滚,轻松地滚下了马车。
外面好热啊!
但是有水渠。
阿福噗通一声下水,水深只到它的胸脯,倍感舒坦。
“阿福!”
兜兜掀开车帘欢呼,然后就往下蹦。
苏荷差点被吓死,一把捞住她后嗔道:“差点掉下去了。”
“阿娘,下去,我要下去!”
一个熊孩子全力挣扎起来,大人真的扛不住。
“下车下车!”
两个女人被磨的没办法,干脆全部下车。
兜兜摇摇晃晃的站在水渠边,阿福在水中冲着她龇牙。
“我要下去!”
兜兜张牙舞爪的扑向阿福,可却被苏荷揪住了后领,看着就像是一只小熊无奈在挣扎。
“啊!”
兜兜怒了,怒吼道:“阿娘!阿娘!”
这时前方来了数骑,苏荷低声威胁,“再闹晚些没有你想吃的乳酪了。”
兜兜可怜兮兮的道:“阿福!”
阿福在水里哗啦一声潜下去。
真的舒坦啊!
“咦!”
来的是几个男子,其中一人看着卫无双等人,突然问道:“可是武阳侯的家眷?”
卫无双和苏荷赶紧把羃䍦放下来,随行的徐小鱼上前,“正是。”
为首的男子面色一变,“贾平安沽名钓誉,想从我等的手中夺了好处去讨好皇后,无耻之尤!”
卫无双和苏荷还不知道那事儿,被呵斥的满头雾水。
“朝中事我等乃是妇人无法干涉,不过拙夫如何自然有他的道理,若是觉着不公,尽可在朝中驳斥。”
卫无双不卑不亢。
苏荷却忍不得,“背后说人坏话,这是哪家的道理?”
男子冷笑道:“那贾平安心狠手辣,你二人狐魅,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有话在此,若是事有不谐,且小心些!”
卫无双博然变色,“不敢去朝中和拙夫理论,却敢冲着贾家的妇孺咆哮威胁,若是贾家有事,你逃不了干系!”
男子仰天大笑,“都要鱼死网破了,还顾什么?许敬宗无耻,贾平安乃是罪魁祸首……”
他的眼中多了凶狠,“告诉贾平安,以后一家子出门且小心些,路……不平!”
他身后的两个男子策马向前,都伸手进了怀里。
“夫人后退!”
徐小鱼厉喝。
“带着小郎君和小娘子退后!”
陈冬和赵顺迎了过去,鸿雁和三花急忙去抱贾昱和兜兜。
男子骂道:“贱人,今日……”
哗啦!
边上的水渠里猛地溅起水花。
一声咆哮,阿福冲了出来。
两匹马冲过来,湿漉漉的阿福挡在前面,浑身一抖。
水滴四溅!
爪子挥舞!
……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30章 學富五車展示
今天回复三更,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