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44章 外來駱駝相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陈牧从来不把憨批当骆驼。
憨批更像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弟弟,脑子很机灵,特别可靠。
陈牧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军功章上可以说有憨批的一半。
当初如果不是他遇到了憨批,善心大发喂了一碗奶,那小方印可能不会落到他手里,更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
所以在他的心里,憨批在他的心里一直占据着一个家人的位置。
这也是为什么他只要人在加油站,每天总会找时间和憨批相处一下,不是在林场里逛逛,就是给憨批一家子喂喂奶……这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就算只是和憨批闲聊几句,也让他有种很解压的感觉。
这样奇特的人兽关系,女医生和维族姑娘每回看见了,都忍不住酸溜溜的说几句类似“你前世是不是只骆驼啊”、“这是遇上你前世的兄弟了呀”、“你投胎投错了吧”之类的话儿。
憨批来到加油站已经好几年了,除了每年一次会远行到白骆驼墓地拜祭,它从来只呆在林场里。
即使平时乱跑乱窜,也不会离开地图范围。
可是现在,憨批居然不见了,这让陈牧的心里突然感觉有点儿慌。
跑哪儿去了?
陈牧听伊利亚说完话儿,拔腿就朝着大花、二花、三花和小骆驼们的位置跑过去。
除了憨批,胡家所有“人”都在。
他大白一出现,胡家众“人”都看了过来,几头小骆驼立即围了上来,特别亲密。
平日里基本上都是陈牧喂的奶,有奶就是娘嘛,小骆驼们都是懂道理的好孩子。
“别别别……别闹!”
小骆驼热情得探头就像舔人,陈牧连忙把它们的脑袋往外推,同时大声问:“小二呢?小二去哪儿了?”
小骆驼们退了一步,看着陈牧没吭声。
三朵金花也没吭声,嘴巴不约而同的嚅啊嚅,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发愣。
三朵金花是普通家养的母骆驼,他大白一直看不上她们的智商,所以转头去看小骆驼们。
小骆驼们都是白骆驼,是憨批的种。
他们的智商明显随了憨批,有着一股子机灵劲儿。
这其中,胡哥和胡琴年纪最大,个头也最高,都快长成成年骆驼了。
陈牧拍了拍胡哥的脑袋:“你爹呢?跑哪儿去了?知道就快带我去找他。”
胡哥虽然也是单峰的野骆驼,可是样子长得和胡小二有点不一样,嘴巴更大一点。
俗话常说男儿嘴大吃四方,女子嘴大吃穷郎,这话说得对不对陈牧不知道,陈牧只知道这小东西很能吃,比他爹还能吃。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听见陈牧的问话,胡哥憨憨的咧了咧嘴,没吭声。
这样子显然是嗨皮的意思,也不知道嗨皮些什么,纯属傻嗨。
陈牧又转眼看了看胡琴,胡琴也学着哥哥的样子,咧了咧嘴,还是没吭声。
这就很让人发愁了,看来从这里是翻不出憨批的去向了。
陈牧怔怔的坐在一棵胡杨树下发愁,这可该怎么办啊,难道去报警吗?
这警该怎么报啊?
憨批是野骆驼,属于受法律保护的野生动物,又不真是他家养的骆驼,他凭什么报警啊?
究竟跑去哪里了?
陈牧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觉得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发现了憨批这个“野生白骆驼”的身份,所以偷偷把它抓走了。
而且,陈牧也不敢和维族老人商量。
维族老人对憨批的事情是最上心的,万一他要是知道憨批不见了,只怕要急得睡不着觉的。
年纪这么大了,可不能乱折腾他……
真的挺愁人的!
陈牧想不出个办法来,可是偏偏又坐不住,所以叫上小武,就开着车子往地图范围外转悠起来。
荒漠那么大,在细细的公路上瞎转悠,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头骆驼。
转了两个多小时,距离加油站越来越远,不但找不到骆驼,渐渐的车子开到了连植物都没有的地方。
“老板,你要去哪里,要不你谢谢,额来开车。”
小武一上车就发现自家老板心情不好,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不敢乱问,而陈牧也没说,所以等陈牧准备掉头往回开,他才问了一句。
“小二不见了,不知跑到了哪里去。”
陈牧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含糊了一句。
他总不能说我已经用地图搜索过了,憨批不在地图范围内,所以只能出来找。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44章 外來駱駝看書
小武想了想,说道:“老板,你不用着急,小二这么机灵,不会乱跑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看看林场里装的那些摄像头,找找看。”
这可提醒了陈牧。
之前一着急,也没想起来。
加油站附近、以及研究院附近都是装了监控的,虽然监控范围不算大,可是或许能看到胡小二也不一定的。
但凡能找到点线索,也比这么盲目的乱找要好。
“走走走……我们赶紧回去,啧,你怎么不早说?”
“……”
小武看着自家老板,有点无语。
你之前也不说,我怎么早说?
两人匆匆忙忙又往回赶,回到加油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陈牧直接就往监控室钻,打开所有摄像头的监控,从五天前的那一天开始看。
相对于整个林场和整片荒漠,摄像头能都监控的范围很有限,所以一直看不到胡小二的身影。
陈牧和小武一直盯着屏幕看,直到三天前……
“老板,快看,骆驼!”
小武突然叫了起来。
陈牧被吓了一跳,连忙把视频停下来,然后倒回来用正常速度看。
果然——
在屏幕上,出现了一只骆驼。
因为那是黑夜中,监控摄像头是红外线的,影像并没有彩色。
而在影像之中,出现了一头骆驼。
那头骆驼同样是单峰的,不过绝对不是胡小二,陈牧一眼就能认出来。
那头骆驼漫步走在林场里,正好就在研究院的外头,一双眼睛在监控的拍摄下泛着夜光,特别诡异。
陈牧虽然不是什么动物学家,可是他对骆驼这种动物的了解,远比一些动物学家更深。
那头影像中的骆驼,他只看了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这是一头单峰野骆驼,不是家养品种。
换言之,它是外来骆驼,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