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7w2人氣連載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txt-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只想討一個公道分享-7yxmx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人都会害怕死亡。
除非是一心寻死之人。
李敬业还很年轻,还有这荣华富贵没有享受,还有着娇妻美妾、乖儿闺女。
所以他并不想死。
至于自己到底是姓李还是姓武,其实都不重要。
他只是想要能够位极人臣,能够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执。
哪个男人没有野心?
只不过,李敬业现在已经陷入了两难境地、
如果继续坚持自己的野心,他有着很大可能会死,如果放弃心中的野心,他可能会活下来。
可是准备了这么多年,还有那么多人支持。
他直接轻言放弃,对于手下的人来说,他这个主公也实在是太不合格了。
“来人,去寻魏思温和骆宾王前来!”
“喏!”
想了好一会儿,李敬业还是不能果断下决定,只好找来自己的谋士。
“大都督。”
骆宾王和魏思温拱手施礼道。
李敬业挥手说道:“二位请坐。”
魏思温坐定之后便问道:“大都督,听闻半山公和靖山公与狄仁杰以及大将军相见并不愉快?”
李敬业心说,何止是不愉快啊,都已经骂起来了。
便很是简短地解释了一下,然后问道:“这位大将军走之前,直接对某说,他要开万世之太平,谁要是挡住了他的路,他就杀谁。
某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来,狄仁杰和他肯定已经查到了我们的所作所为了。
hougong
当下,我们该如何?”
骆宾王和魏思温互相看了一眼。
都从对方看出来愁容满面了,也看出来事情有一些棘手。
他们虽然做了一些准备。
但是却也只是为了以后着想,并没有太过火。
然而现在就被别人看出来了,事情自然不可能成功了。
“大都督您的想法呢?”
骆宾王直接问道。
他是想要让天后娘娘能够还政于李,心中忠于李唐的人。
而魏思温只是因为李敬业器重他,这才投桃报李,选择为李敬业谋划。
两位谋士的出发点一样,但是最终的目标却又有不同。
李敬业思考了一下。
三国之大汉重生 凌风笑诺
“我们能够阻挡江枫之勇吗?”
魏思温想了想。
江枫可是被突厥称之为小杀神,一人杀的三十万突厥将士们溃败投降。
他们现在的实力和突厥三十万大军相比,更是不堪一击。
摇了摇头。
“不能。”
连三十万的突厥大军都能够杀的直接投降,何况乎是他们这些人。
到时候江都的将士们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大唐的小杀神,肯定会溃逃。
“我们现在起事,能够完全成功吗?”
骆宾王摇摇头。
“如若无江枫此人,我们以三十万大军突入洛阳,再进长安,或许有七成的胜算。
现在有江枫此人,我们可能走不出江都。”
李敬业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都散了吧。”
略感身心疲惫的李敬业,叹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谋划到现在,却只是因为一个人而就此半途而废,这种无力感,当真是让人难受至极。
骆宾王和魏思温也同样如此。
就在他们伤感的时候,一个管事走了进来。
“国公爷,外面有一人求见。”
李敬业问道:“谁?”
“对方说,他来自于王家。”管事回道。
李敬业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骆宾王,说道:“请进来。”
管事出去不过一会儿,就带进来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
“在下王陵山,见过大都督。”
其人一身长袍,长相俊秀、带着一股子书生气,颇为不凡。
“你是……?”
李敬业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是却不敢确定。
王陵山拱手回道:“家父王仁佑。”
李敬业皱眉道:“晋阳王氏?你们不是被流放了吗,竟然胆敢私自离开流放之地。
就不怕本都督直接抓了你领赏,到时候你们王家怕是因为你而全部遭殃。”
王陵山却回道:“大都督已经自身难保,又何以抓在下这个有罪之人?”
李敬业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大都督为扬州都督,却一直培养着自己的亲信,并且拉拢江都富商为己用,收养不少死士,以及拉拢江都各地的领将,难道只是做着好玩儿吗?”
李敬业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是如何知道的?你又想要做什么?”
王陵山回答道:“我想要做什么,大都督应该明白,我们其实应该算得上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李敬业微微舒缓了眉头,然后说道:“是敌是友,某心中自然明白。
而且,既然你说是朋友,那又为何说本都督自命难保这样的话来?”
王陵山回道:“大都督,狄仁杰和江枫两人都是这大唐最精明的人,他们已经看出来大都督你想要做什么了。
这个时候,大都督就算是真正能够集结三十万大军,也挡不住江枫。”
见到李敬业有一些不相信,便又接着说道:“长安刺杀郑风炽一事,便是我安排人做的。
却不想,那江枫似是能未卜先知一般,出手救下了郑风炽。
而那些刺客,一个一个也都算是精心培养出来的好手,可是却无一人生还。”
李敬业深呼吸一口气,“这又能说明什么?”
王陵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回道:“这说明江枫此人很强大,我让人打听了一下,江枫在北方之所以被称之为小杀神,那是当真于千军万马之中,杀的突厥将士们不敢近身。
古之霸王也不过如此,这样的人,大都督是不可能战胜的。”
他也没有想到,大唐会出现这样一个强大无比的人,并且还直接支持武后。
这让他的复仇计划变得十分困难。
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
“你说这些,是何意?”李敬业问道。
王陵山站起来,对着李敬业深深施礼说道:“武后心狠手辣,我之家姐死的太冤了,我王家也本是晋阳耕读之家,却因此遭受灾难。
作为王家之后,我只想要一个公道。
所以在下斗胆,想要和大都督做一个交易。”
李敬业看了看骆宾王和魏思温,然后问道:“什么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