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xir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081章 上位者的無奈(1)-tecnd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哟,你来了。”
正在书房里看书的高伯逸,看到华丽装扮的元氏一脸漠然的站在门口,对着她招了招手。
呵呵,这个女人一定会再来的,对此高伯逸非常清楚。这几天,对方一定过得非常煎熬,但为了让高演之子高百年和她一起去长安,元氏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
“殿下,妾身那天不懂事,冲撞了王爷,今天特意来给王爷道歉的。”
高伯逸看元氏穿着轻纱,白皙的肌肤似乎都若隐若现,很显然早有觉悟。
“本王也不是小气的人,不过既然是道歉……那么,总要拿出点诚意来。”
此时高伯逸说话像个大反派一样,对着元氏招了招手。
元氏轻咬红唇,慢慢的走了过去,然后闭上眼睛,朝高伯逸大腿的位置坐了下去。
结果她一屁股坐在软软的床垫上,对方居然避开了!
“夫人,请你自重啊!穿这么少到一个陌生男子家中,可是不守妇道的行为呢。”
高伯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话直接点燃了元氏,对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想给高伯逸耳光,却又没有胆量。
她不怕死,但她害怕儿子高百年会死。
“王爷,士可杀不可辱,你有什么招数使出来便是!”
元氏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一个妇道人家,谈什么士可杀不可辱,就凭你也配么?”
这话直接让元氏哑火了。
古代,自刎,是贵族自杀的一种神圣仪式,叫自刎以谢天下。也就是说,同样是死,自己用自己的佩剑自刎,才能算是“杀身成仁”。
而元氏只是个妇道人家,士可杀不可辱,可用不到她头上。
“殿下……你又看不上妾身的姿色,又不肯让妾身带着高百年去长安,那你到底想怎样?”
元氏满脸悲愤的说道。如果高伯逸直接把她睡了,还让人心里舒服点。结果现在是,她想被睡,人家都看不上!
“其实呢,让你带着高百年去长安,也不是不行。”
高伯逸笑眯眯的看着元氏说道:“但是有个条件。”
“妾身自荐枕席王爷都不要,还能答应什么条件?”
元氏疑惑问道,她现在也看出来了,别看高伯逸不怀好意,但或许真没打算对她做什么。
“今晚,去天平寺里等着,到时候通知你便是了。记住,如果你跑路了,那么,我抓到高百年,他就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元氏心中一紧,不敢多言,更不敢违抗高伯逸的命令,直接出了书房。她又是尴尬,又是羞怒,可以说从小到大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深夜末班车
等元氏走后,高伯逸拍了两下巴掌说道:“在门口偷听不累啊,还不进来?”
虚掩的书房门被推开,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进来。她直接坐到高伯逸腿上,在对方脸上亲了一下道:“怎么你是转了性子?美色在前都不动心?”
“其实,这事没什么意思,但又不得不去做。我总不能拿刀在你心上捅。”
高伯逸搂着李沐檀的腰说道:“身居高位,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
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李沐檀早已知道自己的男人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她疑惑问道:“高演的夫人,又有什么特别的?夫君要是想收入房,妾身也不会阻止的。我是真不介意。”
“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啊!”
高伯逸长叹一声道。
“把元氏送到长安,可以极大的赢得元氏的好感,但走之前羞辱她一番,则是敲打元氏,让他们都安分一些。
只不过,我不可能碰元氏的身子,那样太招人恨了。元氏到了长安,可以瓦解高演复仇的欲望。元氏之所以想献身于我,不过是为了儿子高百年而已。
但是高百年,是我捏在手里的一张牌,绝对不能现在就打出去,明白么?”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说白了就是不让高演有团结元氏的机会呗。他的夫人在邺城,那么元家就会源源不断的将邺城的情报告诉高演。
相当于把鸡蛋放在另外一个篮子。
而元氏去了长安以后,元家也就自动跟她断了联系。而且此举,也是在缓和那些非嫡系的高氏皇族的王爷。
只要你们不闹,那么我就不会腾出手来收拾你们,更不会对付你们的家小。
“周国,要打过来了吧?阿郎是不是又要上战场?”
李沐檀轻声问道,虽然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但是一想到高伯逸不在身边,还是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周国年年干旱,存粮不多。所以夏收秋收,那是头等大事不能耽误的。我估计……秋收完毕后,宇文邕就会亲率大军出潼关。
大概,还有几个月吧。到时候家里就靠你操持了。”
“唉,当初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李沐檀把头靠在高伯逸肩膀上,喃喃自语道:“你走得太快太远,我都要跟不上你的脚步了。以后可怎么办?”
“要不?你再生几个固一下宠?”高伯逸坏笑着说道。
……
深夜邺城郊外天平寺的某间厢房里,衣衫不整的元氏躺在木板上,双目无神的看着桌案上的那盏油灯,心如死灰。
没错,高伯逸确实不想碰她,然而高伯逸却没说不让自己手下碰她。元氏晚上来到天平寺的某间禅房里一直等待,很快就进来一个不认识的壮汉,见到自己二话不说,直接扑倒。
等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走了!她被人玷污,居然都不知道是谁玷污了她!但可以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高伯逸!
“夫人,奴可以进来么?刚刚有个人送了一封信来了。”
禅房外传来贴身丫鬟的声音。
元氏连忙整理好衣衫,才让丫鬟进来。
“夫人,奴告退。”
丫鬟出去后,元氏打开信件,瞬间俏脸煞白!
上面写着:“夫人为高百年祈福,每日都来天平寺祈求佛祖保佑高百年无病无灾,要连续十日才能灵验。
夫人敬夫爱子,乃是女辈楷模,高某人佩服之至,还望夫人再接再厉。”
落款是高伯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元氏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待丫鬟冲进来观察情况之后,她才无力的摆摆手说道:“刚才看到一只老鼠,被吓到了。你扶我出去,我吓得走不动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