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to1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凡大航海 ptt-第五百三十四章 遠古者密碼和意外的收穫-nklno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
苍之兽的话音刚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嗖!…
艾文的耳边有疾风刮过。
安妮塔、奥丽维娅、米兰三个人已经闪电般躲到了他的身后,甚至连艾文自己的影子都悄悄挪到了背对拱门的一侧,显然包括咔咔在内没有一个人想变成第二个布莱德利。
卧槽,无情!
游戏之王 之澜永生
最后只剩下避无可避的艾文孤零零一个人顶在最前面,连连摆手: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从心底发出否认三连,拼命试图撇清跟“勇士”这个头衔的一切联系。
于此同时。
通过一块块拼图的拼接,他基本上已经猜到了,这次诱导性质的“寻宝行动”背后所隐藏着的秘密。
本质上这是一个古神的复苏计划,其中应该有着两条主线。
病王狂妃
对洛依高尔和艾霍特来说,人类禁地的“迷雾海”实际上与外面的物质世界处于一种半隔绝的状态,也相当于祂们的庇护所。
因为既定的世界规则,这两个显露人前的古神(不排除迷雾海中还有更多),无法轻易出现在外面的物质世界,更不要说是传播信仰增强力量。
作为上一个纪元侥幸残存下来的古神,这个世界终究已经不再属于祂们。就好像功勋卓著的前朝遗老,必然会被当朝的掌权者重点防范甚至倾力诛杀一样。
所以,祂们需要想办法渐渐融入这个世界,也要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迷雾海”之外。“诞生于光明中的艾霍特子嗣”显然就是延伸出去的那条触手。
从这一点上看,在“迷雾海”中建立了“沉船湾”并且与迷雾海主人洛依高尔达成了某种协议的黑翼之神塞西,显然也有着某些未知的谋划。
就是不知道“背誓者”布莱德利的陷落,是不是这位伟大存在某个计划中的一环…
另外。
重生奮鬥小軍嫂 成神麽麽噠
被新的世界排斥,显然绝非古神们的本愿。
作为高度精神化、规则化乃至概念化的神秘存在,祂们虽然通过各种手段得以幸存,却不可避免的因为上一个纪元的规则残留而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虽然在正常人类眼中,祂们的存在都是那么的诡异、恐怖甚至难以名状。
八云家的大少爷
但是以上一个纪元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的生物乃至神灵,可能扭曲和不和谐的反倒是这个世界的存在才对。
就跟超凡者一样,越是高阶的超凡者,外貌也越完美,这当然有遗传信息被完美表达的功劳。但更加贴近这个世界的本源,也必然会被从内到外的,以符合这个世界规则的形态去塑造。
超凡者是这样,神明更是如此。越深入世界的本源,被规则塑造的痕迹也越重。
不过“迷宫之神艾霍特”终究是经历纪元更迭都能幸存的狠角色,抛弃了大部分力量并且沉睡了无数岁月之后。
如今凭借可能是刻意保留的最不值一提的神职【迷宫】,配合两百多年前从羽蛇神库库尔坎那里“偷”来的东西,分明已经延伸出了新的神职,与这个新的世界形成了契合。
以之为桥梁和脐带,渐渐融入到这个世界迥异于上一个纪元的规则中,让世界能够重新接纳自己。
如今。
作为“迷宫之神”神使的“苍之兽”身上,渐渐发生的倾向于本世界审美的变化就是一种明证,虽然在正常人类眼中,呃…它依旧丑到了灵魂深处。
但是也有一点好处。
祂们至少从两百年前就开始谋划,费尽心思搭建了一个涵盖数万人的舞台,以这样一场迷宫游戏进行催化,才形成了那个暂时未知的新神职。
在这种关键时刻,祂们显然不可能主动破坏规则因小失大。
所以,当“苍之兽”转动着千万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几分底气的艾文,以标准的人类贵族礼仪微微躬身行礼:
“尊敬的使者,能够参与到这场游戏中,见识到迷宫之神的威能便是我们这些凡人的荣幸,不敢再奢求更多。
如果有什么愿望,那就是希望伟大的迷宫之神能原谅我们的冒昧打扰,容许我带着同伴离开迷雾海,让这片海域和公正的规则制定者重归安宁。”
世界有其底层的自然运行法则,人类世界也有它自已的运行规则,礼仪正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而无论是“迷宫”还是所谓的“公正的规则制定者”,显然都不是什么【自然神职】,而是依附于人类文明的【人化神职】。
另外。
艾文真正的依仗却是巫师渊博的知识,神秘学仪式中最基础的原则之一“能量守恒、等价交换”,无所求自然也无需付出。
至少随着布莱德利主动完成了仪式的最后一个步骤之后,岛上这些人就已经没有了用处。除非…艾霍特回归古神的本性不由分说再搞一次屠杀?
丑陋的怪物将一只只绿色的眼睛注视过来,即使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贪婪,但在听到艾文的这番话之后,也只能生生忍住。
躲在迷雾海中耗费漫长岁月终于彻底完成了预定的计划,作为重要辅助者的艾霍特子嗣“苍之兽”,非常清楚在投入新世界怀抱的同时,也意味着新的枷锁已经套在了神和自己的头上。
“有些难办呢…”
喃喃自语中,千万双眼睛中投射出绿色的光影,将位于迷宫中的所有幸存者影像全都投射出来。
到现在为止。
幸存者大概只剩下不到一半,而且几乎都在危险的迷宫中苦苦挣扎,距离第四层最近的“亡骨”鲁道夫大概也还需要二十分钟才能通关。
在此之前它不可能强迫游戏的参与者们进行许愿,况且最终的目标已经达成,艾霍特未成熟的胚胎已经被注入到了布莱德利体内,其他人的选择已经不太重要。
“好吧,但是规则就是规则…”
当它说出“但是”的时候,艾文一行人的心微微提了起来。
就见到苍之兽抬起一只黑色的枯瘦肢体,勉强带着几分优雅韵味地打了个响指。
强行形容的话就是颇有“欧阳杰克”、“慕容汤姆”…那种半土不洋不伦不类的既视感。
啪——!
一枚红黑相间带着扭曲符号看起来粗劣至极的陶片,已经从空中坠落自行落到了艾文的手中。
于此同时,一片不断旋转的迷雾也在艾文他们不远处悄然形成。
“按照“迷宫的规则”优胜者必须获得奖赏,拿着这个,你们可以走了。迷雾的存在时间会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日落,胜利者可以离开,这…也是规则。叽叽叽…”
无法在既定时间到达这里的人会有什么下场不需要多说,艾文他们也无能为力。
倒是落到艾文手中的那枚陶片,虽然看起来像是新石器时代某个三岁小孩的拙劣之作,但是一道信息已经自动流入艾文的心中。
【魔法书·戈尔特顿陶片】
效果:没有任何增益效果,但阅读之后会获得《神话语言·远古者密码》,能够在接触古神的知识特别是科技知识时,免于受到其中混乱规则的干扰。
并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失控。
在巫师的视角中,完整的世界分成两面,物质性的一面和精神性的一面。
纪元更替最深刻直观的是精神和灵性层面,身处大宇宙环境中的星球,物理常量显然不可能随着星球的纪元变化而变化,远古时期的科技力量在这个世界依旧能够延续。
这种神话语言对古神来说可能就是加减乘除一样简单的东西,对这个时代经常进行灵界探索的巫师来说却是一门非常有用的知识。
有了这个东西,沉淀在灵界中的那些古神城市就不再是像鸡肋一样的存在了。
得到了“安慰奖”,四个人向井口行礼之后,便逃一样冲入了迷雾中。性命操之于人手的那种感觉,只有试过的人才能体会。
最后一个海盗弯着腰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也跟着冲了进去。
……
当艾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眼前一片漆黑,感觉像是在一个巨大的不透光的建筑物里面,但敏锐的灵觉还是飞快感应到了流动的风,厚重岩壁外面战斗的声音,以及重新接入的心灵网络。
确定自己已经安全离开了迷宫,只是并没有回到“启明星号”上,而是来到了那座岛屿的表面。
“嗯?”
下一刻猛然回头,才意识到这里竟然只有自己一人,同伴们都不见了踪影。
【短频脉冲】立即激发。
艾文发现自己正孤身一人,站在岛屿中心一座供奉着巨大羽蛇雕像的神庙中,只是这里无人打理已经彻底凋敝。
詭異謎 水木
正在这时,黑暗中忽然再次响起了那个恶灵小女孩的歌声。
“我们供奉着高贵的蛇之神,祂掌管着阳光和雨露、播种与丰收、生命与文明…”
艾文没有动作只是静静驻足倾听。
空灵的歌谣结束之后,那个小女孩恶灵终于再次现身于艾文的面前。佩戴着华美的金饰,依旧是阿特利安人的传统装束。
不过,好像有些不太敢靠近艾文身边,远远站在神庙的一角,与他对视。
“是你把我们分开的?”
一首歌谣的时间,艾文已经注意到姐姐、奥丽维娅和米兰安全地出现在了遗迹中,所以还算心平气和。
小女孩恶灵轻轻点了点头:
“是的,在这座属于蛇之神库库尔坎的神庙中,迷雾中的神听不到我们的话。
我只是在你的身上闻到了与这一片羽翼有些相似的力量。
以父的名义起誓,我没有其他的图谋,只是想请你把“生命”带回伊察纳大陆,可以吗?”
一不小心爱上你 弓长夫人
看在这个恶灵小女孩这么执着的面子上,既然已经脱离了险境,艾文倒是不介意帮她一个小忙,只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生命’到底是什么东西?”
却见那个眼眶中一片空洞,看起来有些可怕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个纯真而释然的笑容,好像完成了最后的执念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除了委托之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留下。
当啷——
原地只有一枚金属制品坠落在地。
艾文轻轻招手,那件东西已经飞到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枚刻着一条羽蛇图案的青铜护符,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作为一位“活化学派”的巫师,艾文却感到握在手中的好像是一片广袤的森林或者一头生命力磅礴到无法想象的史前巨兽。
“这就是所谓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