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457章很不爽鑒賞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7章
韦浩坐在那里吃着西瓜,感觉很不错,很甜,接着才知道,这些西瓜是东宫那边送过来的,韦浩就更加不客气了,
想着,如果这些瓜子能够做种,那自己就可以种出来了,不过,现在这些寒瓜,能不能在长安结果,自己还不知道,还需要试着种种才是,吃完了西瓜后,韦浩把那些西瓜籽收好,同时也把高士廉他们吃的西瓜籽给收起来了。
“我说你想干嘛?你还想要种寒瓜不成?”高士廉看着韦浩小心的收好那些西瓜籽,诧异的问了起来。
“嗯,看看能不能种出来!”韦浩点了点头承认的说道。
“我说你也是闲的,这个还能种出来,这个可是人家吐蕃的,寒瓜都是吐蕃人供奉上来的!”戴胄看着韦浩问道。
“管他呢,先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先出去晒好,记得提醒我,天黑了,让我去收!”韦浩对着他们说道,他们也是很无语的看着韦浩,居然要他们提醒他这么小的事情。韦浩到了牢房外面,找了一个地方晒好。
晚上,韦浩吃完饭后,那个无聊啊,麻将也不能打,书也不想看,睡觉还睡不着,太早了,只能在自己的牢房里面喝茶。
“慎庸,老夫一直不明白,为何你要推动的这件事,能详细说说吗?”高士廉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嗯?哦?就是希望那些官员能够有所作为,也希望那些官员不要考虑钱的事情,而去伤脑筋,他们要做的,就是好好治理一方百姓,按照现在的俸禄,很多县令是过的很清贫的,如果那个县令过的好,要不就是家里有钱,要不就是动了本该不属于他的钱!”韦浩坐在那里,回答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五代,太严重了吗?哪怕是三代也好?”戴胄不懂的看着韦浩问道。
“三代?哼,想得美,高薪了,就是要让他们考虑清楚,他们乱伸手,值不值?是想着自己的后代成为芸芸众生,还是希望能够出人头地?否则,谁会害怕?”韦浩听到了,冷哼了一声说道。那些大臣听到了,不做声了。
“可是不好界定啊!尤其是渎职!”刑部的一个侍郎看着韦浩说道。
“这还不好界定?两种方式,一种是规定什么是渎职,其他的如果没做,不算渎职,就是律法没有规定的,不算渎职,
另外一种,就是规定什么不是渎职,其他的行为,都是渎职,那么法律没有规定的,都是渎职!明白吗?”韦浩看着那个刑部侍郎说道。
“这?”那些大臣听到了,都是互相看了看,接着高士廉看着韦浩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第一种吧,我也不希望朝堂的律法太苛刻了,如果发现了很多官员都这样做,但是这样做是不对的,那么刑部和大理寺,监察院可以给陛下申请,增加一条渎职的罪行,这样以后就没有人去犯了,你们说呢?”韦浩看着那些官员问了起来。
“嗯?不得不说,慎庸你确实是有大才,严中有松,松中有严,好,好啊!看来我们是真的老了,慎庸啊,其实,老夫也是同意这两条的,但是就是怕太苛刻了,让大家不敢为官,不敢作为了,老夫管着吏部,肯定是要考虑那些官员的想法,所以,老夫只能反对,但是老夫心里,还是佩服你小子,你是这个!”高士廉说着对着韦浩竖起了大拇指,
韦浩愣了一下,接着笑着说道:“老舅爷,你可不要笑话我,我算什么大才!我就是想要放假,不当官!可是父皇不让啊!反正当一年京兆府少尹后,我就不当了,我就天天在家里,搂着老婆,抱着孩子,嘿嘿!”
“那可不成,慎庸,你的本事,我们可是知道的,你不当官可不成啊!”段纶听到了,着急了,对着韦浩说道,他可是一直希望韦浩能够接替他担任工部尚书的,在他心里,没人比他更有资格担任工部尚书。
“别扯,什么没我不行,这个天下,没了谁,太阳也照样升起落下,我没有那么重要,我就是想要玩!”韦浩摆了摆手,压根就不相信段纶的话,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第457章很不爽閲讀
段纶也是拿韦浩没有办法,其他的大臣也是唉声叹气,都拿韦浩没办法,他们虽然和韦浩有的时候吵架,打架,但是对于韦浩的本事,他们是心服口服。
“哎呦,要不过来喝茶,你们坐在那里聊天,也不好,你们自己过来烧水,泡茶喝!”韦浩坐在那里,邀请他们说道。
“行啊!”高士廉非常高兴的说道。
“去,打开牢房!”韦浩对着外面的一个狱卒说道,那个狱卒马上笑着去打开了。
“诶,我可是刑部侍郎啊,我的话在这里都不好用,但是你慎庸的话,就是好用啊!”一个刑部侍郎叹气的说道。
“你可不要怪罪他们,嘿嘿,刑部侍郎在这里不算啥,我在这里说话有用,那是因为我对这里熟悉啊,你们谁有我做的牢次数多?他们也知道,我随时可以出去,但是你们,嘿嘿,有的时候进来了,未必能够出去啊!”韦浩笑着对着那个刑部侍郎说道。
“侍郎勿怪,这个可是陛下的口谕,陛下说过,在牢房里面,他想要干嘛干嘛,想要放谁放谁,我们也是遵照圣旨办事!”那个狱卒马上拱手解释说道。
“知道!”那个刑部侍郎摆了摆手,他能不知道李世民下过圣旨吗?就是因为怕韦浩在这里受委屈,所以整个牢房,韦浩想干嘛干嘛,只要韦浩愿意,他可以让侯君集回家住几天!陛下都不会过问的!
“自己泡啊,我可坐不了!”韦浩躺在那里,对着他们说道。
“你小子胆子也大,还敢抗旨,要是我们,估计官位都要拿下!”段纶看着韦浩笑着说道。
“诶,我巴不得,我父皇不干啊!我其实想要这个结果来着,就是没想到,我父皇真的打我,而不是拿掉我的官位!”韦浩叹气的看着上面无奈的说道,
其他的官员都是无奈的摇头,谁能和他比,他们想当官,所以战战兢兢,但是韦浩不想当啊,谁都拿他没有办法,所谓无欲则刚,就是如此。
“来来来,坐下,老夫来给你们泡茶吧!”高士廉坐在上面,开口说道。
“那那成?高老,我们来吧!”戴胄他们马上站起来说道。
“就这样,老夫还没有请你们喝过茶,今天在这里借花献佛!”高士廉摆手说道,自己也是坐在了主位上,开始清洗茶具,接着去拿茶叶看。
“你小子可真行,坐牢都喝这么好的茶叶!”高士廉看着韦浩说道。
“那是,我也不能委屈我自己啊,我又不是赚不到钱,是吧?”韦浩对着高士廉挤了挤眼睛。
“对了,慎庸,侯君集也在这里吧,你说,他有可能放出来吗?”这个时候,魏征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不知道,要看你们的意思,你们想要他活,就去求情,毕竟,他不是谋反,留一条命,也可以留,关键是要看你们和边境那些主将们的意思,尤其是边境主将,他们如果希望侯君集活着,那么他就可以活着!”韦浩此刻笑了一下开口说道,那些人听到了,则是沉默了。
“怎么了,你们到底是希望他死还是希望他活?”韦浩看到他们这样,就开口问了起来。
“这要看你老丈人的意思,你老丈人不松口,谁都没有办法,你老丈人松口,大家也就做一个顺水人情,虽然侯君集此人心胸狭隘,但是,也是为了大唐建立过汗马功劳的,可杀,可不杀,但是,作为同僚一场,还是希望他能够留下一条命!”高士廉看着韦浩开口说道,其他人也是点了点头。
“我岳父肯定是希望他活着啊,虽然有很多矛盾,但是好歹是师徒一场,而且,我听说,前几天,我岳父过来请侯君集喝了一顿酒,不过他们有没有冰释前嫌,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问!”韦浩躺在那里笑着说道。
“哦?”那些人一听,好奇的看着韦浩。
“真的,你们去问我岳父!”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嗯,那哪天,找个机会,老夫问问你药师的意思,如果他同意,那我们就上书,求个情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他流放也好,让他在煤矿干活也好,最起码比死了强,如果遇到了陛下大赦天下,还有机会活下来!”高士廉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
“嗯,是这个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果是谋反,我们肯定是不会去求情的,不过,这件事其实影响很大的,有可能会对我大唐边境造成威胁!”魏征也是摸着自己的胡须,点了点头说道。
“那要看你们怎么看这件事,虽然走私了生铁,加强突厥那边的军队的战斗力,但是反过来看,也是消减了他们的实力,如果我军能够拖上几年,他们必败,现在就是要拖着,你们可不知道,现在突厥和吐蕃可是越来越穷了!估计啊,熬不住,到时候,都不用我们去打他们,他们内部就有可能乱起来!”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哦,还能这样看问题?”魏征很吃惊的看着韦浩,
“那当然!”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慎庸啊,要不,你上本奏章上去?”戴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我可不上,其实,说实话,我是瞧不上他的,虽然他打仗也许有两把刷子,但是为人,我还是瞧不上!”韦浩摇头说道,自己可不会求情,已经告诉了他们办法了,他们要求情的话,就自己去,
况且,他们是文官,那些武将同不同意还不知道呢,还要看自己岳父在军中的影响力,李绩,程咬金,尉迟敬德,张俭,唐俭还有那些军中宿将,肯定是不想放过侯君集的,但是如果李靖去和他们说了,他们也许会卖给李靖一个面子,这事,自己可不想去管!
而且,朝堂当中,也有人希望他死,比如长孙无忌,比如房玄龄,都是希望他死的,这件事,可是房遗直捅出来的,之前房玄龄不知道,现在房玄龄不可能不知道的,为了永除后患,房玄龄可不敢留着侯君集,
甚至说,房玄龄都想要扳倒长孙无忌,毕竟这件事也让长孙无忌有牵连了,谁知道长孙无忌会不会记仇?接着那帮人在喝茶,而韦浩也是时不时的说说话,韦浩的茶杯没有茶水了,他们就给续上茶水,喝到很晚,他们才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第二天,李恪到了京兆府,没办法,现在韦浩不在,太子也不可能在这里处理日常事务,那么只能李恪来,那些官员有什么事情,也找李恪,但是李恪不知道怎么处理啊,他从来没有经手过的事情,
如果下面的官员有给建议的,他也是看一下,然后询问那些官员,这样还能勉强处理一下,可很多官员来询问,都是没有建议的,要李恪给建议,李恪哪里知道该怎么做?没办法,这些事情只能先搁置着,等韦浩回来出来,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搁置的,需要当天解决的,李恪只能让那些官员去牢房找韦浩要办法,
而韦浩在牢房里面,今天感觉比昨天好多了,可以勉强坐下来,但是韦浩还是不坐,就是站着,有官员过来询问韦浩主意的时候,韦浩也会及时处理,没事情的话,就是在牢房外面转悠着,反正牢房外面有不少大树,可以躲在大树低下乘凉,但是那些大臣可不行,他们还是不能出牢房的,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如此,
第五天一大早,李世民就派人过来宣布圣旨,让那些大臣们回去,包括慎庸。
“我,就出去了,有没有搞错?”韦浩此刻正在打麻将,昨天才开始打麻将的,今天就放自己回去,这是什么意思?
“慎庸,虽然坐牢很舒服,老夫也感觉在这里清净了许多,但是,身为朝堂官员,京兆府也是有不少事情要你处理,这几天,他们可没少来,差不多就行了!”高士廉对着韦浩说道。
“什么就行了,我站了三天,好不容易能够坐下来打麻将,我父皇就放我出去,那可不成,那个,你去找我父皇,就说我先不出去了,我还要坐半个月!”韦浩说着就看着那个礼部的官员。
“这,夏国公,这个可是陛下的圣旨,你还抗旨啊?”那个礼部的官员看着韦浩吃惊的问道。
“放个人,怎么还下圣旨,我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放人,都没有下圣旨?”韦浩盯着那个礼部的官员问道。
“这个,陛下就是怕你赖着不出去,陛下特意交待了,说如果你不出去的话,就告诉你,这个是圣旨!”那个礼部官员对着韦浩强调说道,其他的官员听到了,冷不住笑了起来。
“这也太坑了吧?”韦浩很不爽的看着那个官员问道。
“我也没有办法,陛下是这个意思!”那个官员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行行行,我出去,回家休息去,不去当值了,休息个十天八天也行!”韦浩很郁闷,又被李世民给算计了,相当不爽,
很快,韦浩就出了牢房,直奔自己府邸,到了府邸后,韦浩对着门房交待,谁来求见也不见,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主院,洗个澡后,就去楼上睡觉了。
而那个礼部的官员回去后,给李世民复旨。
“慎庸出去了吗?”李世民看着那个官员问了起来。
“回陛下,出去了!”那个官员马上拱手回答说道。
“哦,出去了就好,出去了就好,朕还担心这小子还敢抗旨呢!”李世民一听,非常开心的说道,这小子可是终于知道怕了。
“但是,但是他说不去当值了,要回去休息个十天八天!”那个官员拱手看着李世民小声的说道,而李世民则是摸着胡须,愣着看着那个官员,过一会才回过神来,看着那个官员问道:“他真的这么说?”
“是,他是这么说的!”那个官员点了点头说道。
“来人啊,去,去打听打听,看看现在慎庸去了什么地方,是回到家中去了,还是说去京兆府了!”李世民喊了一声,马上就有人去办了,
接着李世民感觉事情不好了,这小子生气了,不干了,想要放假了。可是这两天,李恪也过来汇报说,京兆府的事情太多了,他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如何处理,确实是不知道,主要是工程方面的事情,他哪里懂啊。
很快,就有人过来汇报,说韦浩直接回府了,没去京兆府,李世民得知后,感觉有点麻烦,如果韦浩真的不干了,那想要让这小子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韦浩说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刚刚从牢房里面出来,回去一趟,也是情有可原的,李世民感觉有点头疼,希望这小子不是回去休息几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