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討論-988 崩壞小隊的祕境歷練五,塞西莉亞的傍晚與齊格飛的清晨相伴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亚瑟王的综漫之旅
夜晚逐渐到来,坐在完全由木头制作而成的两辆越野车上,塞西莉亚看着,明明没有太阳却逐渐变得昏暗的美丽的淡橘色天空,虽然没有太阳,但是凭借着她的经验,接下来也许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要到晚上了呢。
于是她转过头对着,此时同样在开车的卡莲大喊了一声:“卡莲先祖!感觉天很快就暗下来了,我们这边是安营扎寨还是连夜出发?”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问一问孩子们的意见吧。”
卡莲很快地做出了回答,毕竟卡莲她们是英灵,是本应早已死去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睡不睡觉对于她们而言,根本无所谓,但是这对于这些孩子们而言很重要。
毕竟现在他们可是坐在全木头制作成而成两辆越野车上,虽然车座和靠背都被附加了软化魔术,让人坐在上面并不会觉得很坚硬难受,可是因为路上的崎岖,还是会让他们感到疲倦厌烦以及不适感。
何况驱使这两辆车的魔力也不是他们两个司机提供,毕竟这是琪亚娜他们的试炼而不是卡莲她们的,出于他们都未成年的缘故,所以他们才帮忙开车,不过魔力供给肯定不是他们两个出的,而是这些琪亚娜他们轮流出的。
于是卡莲最先把目光放到了副驾驶上的奥托身上。
而奥托也是快速的把头转了过来,并且十分乖巧的冲着卡莲笑道:“无论你们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同意的,我体内的魔力储备很多,即便是一连开上三天,也不会对我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哦。”
在得到奥托的答复以后,卡莲感觉有些心累,并且把目光放到了后方的三位身上,也就是符华她们。
而温蒂还有由乃俩孩子也是立刻就自己没有问题,继续赶路就好,符华则是和奥托一个态度,那就是无所谓。
然后耳朵灵敏的塞西莉亚在得到卡莲他们那边的信息以后,也是默默的把目光放到了曙光琪亚娜身上。
而曙光琪亚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让塞西莉亚有些哭笑不得的话。
“我的魔力储备有恢复能力也很高,即便是坐在这车上一连消耗三天也没有什么事这点我也能够做得到。”
这算是在和那个叫爱丽丝的孩子较劲吗?
塞西莉亚如此想到,并且想起了之前在讨伐巨树的时候,曙光琪亚娜和奥托之间的默契配合,她已经默认自己女儿可能和那个叫爱丽丝的孩子是朋友是战友关系,不然这样的配合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而坐在后排的琪亚娜她们也是在曙光琪亚娜回答以后立刻表示自己这边无所谓,大不了就坐在车上睡觉了,并且琪亚娜也挺期待坐在车上睡的,毕竟现在芽衣就坐在她的旁边,这样在睡觉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有理有据的抱着芽衣睡觉了。
而芽衣发现这么多人都同意了以后,一时间原本想要说大家还是下车休息比较好的话语默默的咽了回去,她担心自己会麻烦到别人,又或者是不被众人认可会妨碍到众人拿到更多宝物,原本担心其他人坐车上可能睡不好的担心被另一份的担心压了下去,于是她和布洛妮娅一同表示无所谓,什么样都行。
而注意到雷电芽衣表情变化的塞西莉亚一下子就看出了雷电芽衣在想什么,并且准备下车准备休息了。
毕竟雷电芽衣可是自己女儿喜欢的人,已经变成死人的塞西莉亚对于这点看的很开,毕竟自己的先祖和八重樱之间的关系直到现在还特别的混乱,所以也认可这个懂事的女孩,就是不知道齐格飞那家伙会怎么想就是了,不过八成会双手双脚的赞成吧,那家伙以前就说过,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白菜被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猪给拱了,现在两个大白菜绑在一起了,也许他会很开心吧……
此时此刻,不知道在哪个世界里游荡的齐格飞突然停下的脚步,并且直接坐在了草地上,他看着刚刚步入早晨的美丽天空,仿佛看到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在冲着自己笑。
“塞西莉亚……”
齐格飞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可他的手中什么都没有,什么都触碰不到。
“齐格飞先生,你又在想着你的妻子了吗?你果然很爱她呢。”
此时此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齐格飞身边的绿色身影看着坐在地上抬头伸手的起个飞,露出了微笑。
并且随手将地上的一朵花采下来,放到了齐格飞的手上。
接过少年手中的花朵,齐格飞愣了很久,随后缓缓的把头抬起来,看着在晨曦的阳光照耀下的青秀少年,感受着脸上被清风吹拂的感觉,齐格飞逐渐意识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我们到了,到了你说的摘星崖是吗?这里有着你所想要给我的回礼,那朵你说我一定会很感兴趣的花。”
“没错哦,这就是你帮助了我以后我所赠送的回礼,之前的事情真的是非常感谢你了,齐格飞先生,不得不说,真的很巧呢,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让你来见一见这朵花吗?为什么要连夜来到这遥远的摘星崖上来找这朵花吗?是因为这朵花的名字,她的名字叫塞西莉亚花哦。”
“你知道我的妻子的名字?!我明明没有跟任何人说的才对!为什么?为什么会?”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看着突然迷茫而又焦虑起来齐格飞,这位清秀的少年只是淡淡的笑着,随后轻声回答。
“是风告诉我的。”
“所以说就是在我不经意间说出塞西莉亚名字的时候正好在旁边偷听到的了?”
“怎么会用偷听这个词啊?!齐格飞!你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太不礼貌了!!不过你现在还真是变开朗了不少呢,之前的你可是死气沉沉,像个行尸走肉一样。”
“是吗?”
齐格飞看着这位清秀的少年,脸上露出了许久未出现的笑容,上一次会露出笑容,还是和琪亚娜一起生活的时候……
“所以,齐格飞,你知道这塞西莉亚花的花语吗?”
“花语?”
“嗯,塞西莉亚花的花语是浪子的真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