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笔趣-第663章 淺水灣鑒賞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既然没办法想透,周术保烦恼之余,也觉得田仁权就如同猪队友一样的存在。他没有将事情弄糟糕,就已经很好了,还能指望他做什么?
从茶室出来,外面有车等着。开门上车,是酒店曾惠竹过来接他。见周术保上了车,曾惠竹说,“这么快?还以为要等到半夜。”
“今晚你不值班?”周术保说,从后排伸手,落在她的腰,因为座位关系,并不能做到什么。
还没开车,曾惠竹说,“我要开车呢,没喝醉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周术保笑着说,手落到高峰,曾惠竹也不急于开车,随他做什么。
“到城外转一转?”周术保说。
“我是没问题,你担心不担心被人看到?”曾惠竹说。
“有什么好担心,大晚上的,如果说还有谁在外面,不都是在偷吃吗。彼此之间,也不要谁说谁。你不用急着回去吧?”
“我在酒店,这些事情容易找借口。”曾惠竹说着开车往前走,还没出城,突然说,“要不要把我闺蜜也带去?”
曾惠竹知道匡有容与周术保之间的事情,但反过来匡有容却不知曾惠竹的事情。如果将匡有容也接过来,带着走。那她就会明白,曾惠竹与周术保之间也有事情。
“今天就不带了,你们俩之间,还是不要碰头为好。我的意思啊,以后你帮我看着一点匡有容,可别让她在公司里,出什么事。”
“那好吧。以为我们姐妹俩一起,会让你更快乐。”
“你一个我都打不败、喂不足。明天还要上班,有这么好精力啊。”周术保笑起来,也知道面前这个女人,一旦成为身边的人,角色定位还是很自知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一品紅人 起點-第663章 淺水灣看書
这让周术保很开心,很满意,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很有一些能力与手段。特别是与匡有容一起时,能够感受到她拿着忘乎所以的纯碎;而与曾惠竹在一起,却又能够显得理智而温柔,犹如细雨润花,让他浑身都舒坦、张放。
车出城,曾惠竹知道地方,离城十来里,有一个江水弯,水湾那有一个浅水滩。细圆的卵石、浅水缓流,安全而又干净。
将车停在路边,好在今晚没有其他人过来,有时候,这里会有十几台车停着,自然是有二三十人在下面浅水滩泡澡,游玩。
来这里的人,多数是县城的,有车,方便。入夏到秋的时间段,黄昏后人群最多的时候,可能有上百。在公路上停几十台车,造成拥堵。
晚上超过九点,这里的人就少了。如果有人过来,那就是想他们俩这种,情人或夫妻过来夜泳,主要是来玩的。即使彼此碰到,也不会凑近来看到彼此,认出彼此。
这时候,没有车停在路边,说明今晚恰好没有人,倒是很凑巧了。曾惠竹早有准备,一身泳衣在里面,只要将外面的裙子和外衣去掉,就能够跑进江水里。
下江水弯有好几条小路,他们俩牵着手下去。不过十几米远而已,然后离开路往水上游走,尽可能靠上有一些,这样既可远离其他到来的人,又得到最干净而新鲜的江水。
江流无声,站在江岸,眼前是一片黑。偶尔翻起的小小浪,会折射出一些光波。即使走了几十米,暂时还不能适应眼前的黑。
如此,倒是放心在这浅水江水里玩闹。曾惠竹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曾与老公、与闺蜜,到过这里玩水。
这一次,带着周术保过来,自然有更不同的感觉。牵着周术保肥而大的手掌,热哄哄的,知道周术保是那种热性体质。
到地方,曾惠竹将外套和裙弄掉,说,“你还不那个,这里的水真的很好。可不是另外那条河。”
周术保到长坪县虽说时间不长,知道汇聚在县城外的两条江流,一污浊浑浓,另一条则清澈、干净,两河汇聚之地,有着明显的景观。
“这里的浅水区有多远?”第一次到这里,周术保可不行因为地势不熟悉,溺水可就糟了。夜里光线差,不熟悉的水流就有着更多的危险。
“往前走,大概二十米才慢慢深了,那是一到两米水深的区域,再过去,水流就急促,千万不能过去。就在这边的鹅卵石滩泡水,非常凉快。”曾惠竹说着,走下水。
她的泳装覆盖比较多,蓝色为主调,在夜里根本看不到颜色。站到水里,曾惠竹对周术保泼水,穿了覆盖比较多的泳衣,动作就利索多了。
周术保留下一条平角裤,往曾惠竹那里走,回击着她。清凉的水落在身上,还是非常爽的。
六月的夜,温度并不高,但作为好玩、嬉闹,到这里来也是很不错的。全身泡进水里,感觉这凉意和缓缓的水流,两人也不急于要做什么。并排仰躺着,曾惠竹将水里的卵石堆起来,好让两人的头靠在上面,如此,会有更好玩的。
之前,曾惠竹与老公过来,就曾有过这样的经验。把老师堆起其,一边高出水面,另一些却在水里,两人就这样半躺在水中游玩,感觉格外爽。
周术保见她这样做,也就明白,帮着她一起堆卵石,很快就对好。曾惠竹说,“你躺着吧,其他的我来。你工作一天辛苦了。”
周术保也知道,两人到这里来,主要就是来玩的,这倒是一种很新鲜的尝试。等他躺在水里,感觉到水的清凉,不算冷,却对自身的情绪还是有一些影响的,但对彼此的游戏却又有着更好的帮助。
任由曾惠竹做什么,周术保的思绪却进到夜空,想着明天的常委会。对中国杨再新的事情,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态度?
一边感受曾惠竹的努力,一边琢磨,觉得既然石东富要推进这一事情,那自己也给他抛出一个事情。这样,彼此对冲,要么大家都通过,要么大家都不通过。
想到这,觉得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赚了。但为了不让石东富有所警觉,干脆等会前,再将提案的内容交给常委成员们。